這幾天的夜裡,是夏季的燥暖和微涼。

左手肘倚著厚厚一疊的共筆像是斜躺貴妃榻,但才沒有那麼優雅。

胸腔下、肋籠裡那顆撲通撲通跳的心臟,慢慢的僵直,情感漸漸地萎縮。

越夜越嚴重。

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不應該這樣下去,太危險也太逼緊。

只能一次次對自己說:「沒事,會過去的。」

殊不知城牆越築越高,攀爬的手指傷殘血蜿蜒。

一個人越走越遠。

即使不孤單,卻覺得寂寞的重石越滾越大,一如隆冬的滾雪。

振作,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你不知道,他不知道。

我自己知道,也就夠了。

再多奢求,根本是不可能。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