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離開文字,發現自己越離不開。

也許以往的手感已經生疏許久,但心底想要描述心情,寫下青春狂想的熱情還在蠢蠢欲動。

都要期中考了我還在這裡熱血個啥啊= =

寂寞教人思欲狂。

有時是我不好吧,情緒掌管不住,總是他會遭殃。說的我很恐怖像大怒神似的,那有這麼狂飆。
可以拌嘴爭執的起因就是不會比綠豆大太多。

在北醫已經一年多接近兩年了,從一開始的高度期待,被打落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底。
我當初只是看上這堪稱富麗堂皇的外表嗎?

北醫人的內涵在哪裡?

或者說來自台灣各縣市的優秀學生,是否除了真材實料還帶有博雅內在?

在台北的人們,無視紅燈直接闖過;汽機車的方向燈頻頻故障,對腳踏車騎士那叫無視,轉彎前都不打燈的,我是要「差點」車禍幾次啊?

山服,我曾覺得一個很棒的社團。
然而越了解,越感到並不是這個樣子。

今天去學宜家試煮,黃炳抽實在不是蓋的,可以算是未來賢夫良父的標準了,雖然對於鳳鳳那件事我仍然嗤之以鼻,這樣的男生對於感情的處理真的有待加強。

大致上菜色是很合大家胃口的,加上等開飯有一段時間了,一番狼吞虎嚥根本不須掃盤提醒,只剩下我放了太多水煮的玉米濃湯還沒見底。

山服的優良傳統之一是掃盤。但我打從心底懷著高度質疑。

掃盤吃撐了真的對身體好嗎?如果有人就是擺明我吃飽不想掃盤其他人倒楣去的話呢?

很不巧跟山服現任執秘就這麼結下不解之冤。

寒出的時候有一次同桌,在座的吃的八九分飽了,就剩一點殘葉生菜沒有吃完,他問我:「不吃嗎?」,我說:「應該會吃完吧,來幫忙掃盤啊。」他說:「我吃飽了。」

= =幹,我就沒吃飽活該要掃盤是不是?

今天就是這麼個狀況,大家能喝得繼續喝,為什麼這位小執秘就是沒有動作呢?
心中飛過無數髒話,把最後一個玉米粒嚥下咽喉,我只能呆滯的脹著肚子倚在沙發上。

再說到最近準備寒出的事情。

我想出隊是一回事,夥伴又是另一回事。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想留在山服?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

千富說:「我把你當夥伴,所以我會希望你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寒出。」

有一段時間我猶豫了很久。
然後,和宣肯定會在旁邊碎碎念,台詞就會是「是誰當初說好一起暑出的?」、「說好的暑出呢?你還不是丟下我!現在寒出又這樣。」
看,我都會背了。

小板條?也三年級了,幾乎沒什麼時間能分神在社團上吧,以他為理由留在社團,有八成以上的牽強。
更何況我也沒動力跟心力,加上一種嚴重的違和感。

從迎新開始就一直在了。
學長姐們人都很好,我也不好意思就這麼消失不見。不過,我前一陣子也夠默默無聲了,就算不再出沒似乎也說得過去?

還記得有次迎新的社課,訂在晚上六點,學弟妹有的沒吃飯就過來了,居然(很不要臉的)說:「哦,我來上社課前沒有吃飯耶,怎麼沒有東西吃?」(至於口氣有沒有這麼囂張……說不定是我言過其實。)

當下我心想,「fuxx,學長姐欠你們啊= =」

之後迎新總召還是回他在台北的居住地翻了一些餅乾飲料來,讓學弟妹暫時止飢。

我覺得很沒必要。

真的是我想要留下來的山服嗎?還是我對山服抱有一種期待的幻想,以致過於失望?

我不知道,說不定是我太挑剔?!

說回試煮。
懷著飽脹的不舒服感回家,小妞說:「小胖胖」,當下真覺得神經繃斷。
是怎樣,我又很愛把自己吃胖嗎?

之後,開啟下一輪唇槍舌戰。

好像我們很愛吵架,你一言我一語的酸過來酸回去。

蠢妞,不是跟你說過曾經的傷疤很難好?

對啊,反正噗浪啊什麼的,看到的只是片面,我都說了那是很難理解的。而通常,我也不是很想解釋。

你心情不好,我也心情不好,兩團負能量碰撞,摩擦出的火花真是不同凡響。
老是這樣吵,我真覺得很煩。
因為,我知道你不懂,不懂為什麼我總是鬧脾氣,不懂我想要什麼,甚至不知道我在內心哭泣。

真要說也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的。

有次在圖書館翻了一本漫畫,深深覺得那是對愛情的諷刺,相信後卻又推翻自己的認定,然後像風吹的飄搖葉子無依無靠,如是奈何?

話說你最近又講起啦啦隊,讓我覺得很不開心。

在最想找你的時候找不到你,心裡會有多不痛快?
是千把針扎在血肉上的疼吧我想?

這樣好拌手礙腳不是嗎?

不想拘束到對方卻又會被當作彼此敷衍。

我真的不在乎你嗎?太在乎難道不讓你覺得呼吸困難?

我真的討厭你跟張芸瑄那樣嗎?對,你們發生了什麼真干我什麼事了?若沒有,坦蕩蕩的說出來會斷了你手腳還是中樞神經壞死?那我需要關心嗎?如果不是,我這樣子就不愛你了?

「如果不是剛好在那時刻遇見和我相同傷痛的人,也許我們今天也不會再一起。」

陶子,我愛故我在裡頭的一句話。

相愛的兩個人不需要互舔傷口的寂寞,這荊棘似的痛苦我才受不了。

花嫣說:「這世界太汙穢,公子太乾淨。」(蝴蝶‧三臺令)
這句話頗引起感觸。

有些人的格格不入不是因為他自己的關係,而是他如何改變切入角度或者溶入的形狀,這個社會能接受的部分還是太少。
最後便疲倦了,微笑成了慣性,相信只是信口承諾,成真那天也許是世界末日。

沒有什麼能真的相信,也沒有什麼能夠不相信。

我愛你,有時也不愛你,雖然那時刻只是短暫的幾秒。
懂嗎?你不懂。
我擔心你騙我眶我,而我又被騙怕了。

人性何須如此複雜?
有時多元是如此讓人著迷,但同時也讓人深深嘆息。

對不起,我愛你。冷戰我也不是有意。
有時候,我寧願你不懂。
因為解釋太累人了。
如果你能自己懂就好了。但我知道不可能。所以,我會盡力耐心的說……
根據統計資料,雙子座怕寂寞又要人愛卻不想去了老本,只好假裝什麼都不在意。騙別人,也騙自己。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