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盛事,雖然我覺得北醫校地不是個舉行運動比賽的好地方。
因為天氣的緣故,台北這一陣子陰雨綿綿時斷時續的,在外的場地就包刮了排球籃球足球和網球。
壘球在其他場地故不列入細說。
而因為下雨,時程就會延誤。

藥學系在大二時,一整個學年有52小時的專服,據學長姐說很容易做不完一學期要求的時數。
(我大四的直屬還說,做專服的時段是和碎紙機乾瞪眼,不斷餵紙張)
於是大藥盃招募藥學系的同學去當光作人員幫忙,可以抵專服時數。

本來想說工作人員的訓練時間會跟山服的社課撞時,想想還是算了。
沒想到葦如學姐說人手還有空缺。
原本打算去看CSI特展或是去新竹陪媽媽,幾經思考後跑去大藥盃晃晃跑腿一下也不錯。

沒真的上工沒出事,一上工就問題多多。

先說到早上跑去看羽球。
一直覺得貓跟舒跑真的很厲害,在場上看的時候也真的發揮了她們雙打的實力。
但北醫B的其中一個女生球技實在不讓我看好。
我可沒要背後說人家壞話的意思=ˇ=
窩在旁邊冷眼(?)看比賽,孰強孰弱,奪冠的趨勢所在可以些微的察覺到。

嘖嘖,看的我這小老太 婆(!)也想跟著下場去熱血。
下學期體育課選羽球好了,順利的話。

還遇到張芸瑄,嘉藥女羽。

嗯,本來沒想要去打招呼的,其實踏進羽球館瞄幾眼後就看到她了,一個後大步瞬間逃出。
是怎樣啦,看到什麼要驚慌失措!?
反正繞道對面找完貓之後,才去打招呼。
哎就說要盡地主之誼了嘛你那什麼懷疑的眼光(指)

談了一些事情。
張阿豪你給我記住我要聯合榮庭找人去海扁你一頓。
居然這樣對待我可愛的子萱老婆(朝空氣揮拳痛打假想敵)
真的是除了那個字沒有什麼可以形容你,廢渣一個!
看在北教大離北醫很近的份上,不衝過去宰了你實在可惜(憤)

不過子萱找到新男朋友,我就暫時不氣憤了(喂)

然後……乖乖隆個咚的事情發生了。
怡恩的男朋友,在芸瑄的引薦下,碰面了。
擦起激烈的火花(誤)

這讓我眼熟的人是誰啊?
好像在哪裡看過耶。
想了很久。

那個人說:「你只要說你是不是XX人就好了。」
我說:「是。」
很好,那就是國小同屆的同學。

所謂天涯若比鄰,走個幾步都能遇到老鄉……

哼哼,接下來我就不提比賽的事了。
直接跳到晚上游泳的比賽,我去幫忙檢錄的一些手忙腳亂。

真的讓我對北醫的行政失望透頂。
雖然我也體認到我的辦事能力沒有學姐好。
還甚怕給答應讓我臨時幫忙的學長惹上麻煩。
特別是大二大三的學長姐們都很辛苦。

說到檢錄給的報名人員,一開始根本就是錯的。
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拿來做檢錄的依據,所以要跑來跑去問這問那的。
然後據說連檢錄的部份,也沒有在工作人員訓練的時候講清楚……
甚至,學長姐貼心做給工作人員的共筆(就是小抄)也沒有收錄游泳的檢錄事項。
所以我和小湘恬不弄個一個頭兩個大才奇怪。

然後連秩序冊都有問題!
高醫說他們沒報團體,名單上卻出現他們的學校名稱!
為了這個又到處跑。
明明是女生的名字,卻出現在秩序冊上,男生的比賽項目裡。
檢錄的時候,明明我確認這個女生有來檢錄,但另一份上她的檢錄卻未完成。

好在比賽前她趕緊來確認自己是否有此賽項(名字在秩序冊上出現),我說已經替她檢錄,可以參加比賽。
因為她說:「我以為報名的時候你們學校取消掉了,所以我沒有檢錄到,但秩序冊上又有我的名字。這樣還可以比賽嗎?」

弄完的結果是,囧,和生氣,憤怒。
雖然在事情更大條以前,學姊趕緊幫我們解圍了。
非常感謝露露學姊。

學姐處理完後,回來告訴我們。
「下次啊,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不要著急,也不要慌亂的你爭我執,這樣要檢錄的人看著你們在忙亂下,也會感到尷尬。我不是要怪你們的意思,只是如果是你們不知道的情況,說不知道就好,然後趕緊找上頭處理。」

我在心裡不知道罵了幾回,這次上級跟下級的連結這麼破碎,上級說不定還反過來怪我們嘴上無毛辦事不牢。

等檢錄完畢後,我跟湘恬坐在椅子上聊了聊。
知道自己半途來幫忙,一點都不清楚檢錄到底要做些什麼,而負責的上頭學長還理所當然的指揮學姊教導我。
而顯然的是那個學姊根本也不是很清楚要怎麼弄。
一團亂自不在話下。

然後聽湘恬說,在工作人員訓練的時候,也根本沒講到這些。
(我是沒去聽所以我不知道)
反正,能怎麼樣?

另外,讓我覺得很扯的一件事。
作為東道主當然要為比賽人員準備伙食。
有個參賽員帶著餐卷來領便當的時候,說他要素的。
(我也確認過,他說報名的時候有填素食)
可是看了看便當袋裡全然是葷食,很明顯沒準備素食便當。
於是這個同學說:「那沒有也可以。」

嘖,學姐去問回來之後,我好像聽到:「如果當初沒登記的話,就是沒有。」
這就是解決事情的方式?
後來一個比較空閒的學姊跑出去買了兩個素炒飯回來。
這才沒讓人家餓肚子。

將近十點左右,大藥盃的游泳就這樣落幕了。
那個拿了炒飯的同學接過便當,我和湘恬收拾好就準備回家了。

經過這一個晚上,我對北醫的美好印象再度破滅。
好像沒說,前幾次是因為老師的教學方式。
先不提我自己笨不笨好了。

你問我整天下來的感想?

我想繼續打羽球。
我想去看大電盃的排球比賽。
(雖然我又很消極的覺得,每次日期出來我該不會剛好不能去,反正今年Klim前一天才通知我,好沒誠意,雖然不是他的錯)
我想在上頭指揮,不然領袖營去假的啊?
我想吃很多很多東西,很煩悶啊。

戰績是,女羽亞軍殿軍,男羽冠軍,女排冠軍。
其他的我不知道。

明年大藥盃在大仁。大家加油。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