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不起來,卻倔的很嚴重。

寧願半夜自己吞聲,也要他趕快去睡。

矇騙自己一向是拿手的。

這次,好像失效了?

以往睡一個晚上就能度過。

至少表面上。

忍不住想要嘆氣。

然而感覺像是嗚咽。

不行了。

真的。


對不起,親愛的。
我不是故意對你冷淡。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