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胃。
好像是壓力增加時慣性的不舒服。

我覺得滿累的。
編劇實在不是人幹的。
但我都接了對不對?

雖然跟一開始寫出來的差很多,整齣劇的掌握也相對變得困難。
畢竟,所有的梗都不太是我會走的風格。

歷經這樣的考驗,我已經開始懷疑我的文筆了。

一齣劇和一篇小說不一樣,我知道。
可能是習慣吧,整個敘述起來很文藝風格。
我想過拍電影或者是演戲。
最一開始的構想跑馬燈一樣的轉。
到最後還是整個翻修改過了。

即使每個人圍成圈坐在地上討論。
我心裡還是有個聲音說:我想逃開。

也許星皓與和宣說的,「排練時劇本一定會不斷修改」,只是小幅度的改過實際情況處理不來的部分。
或者其實你們的意思是會被顛覆掉?

上了大學,大家有的都是意見。
我是不太會堅持己見,除非我已經說出堅持兩個字。
要編劇的時候為什麼你們都不來跟著討論?
我臉綠了臭了只是我沒開口說。

你只是想安慰我吧親愛的銘。

一個人騎著夜路的腳踏車,我好想要人陪,也不想要人陪。

理性與感性。
我知道沒有永遠,最近我也知道,為什麼人家都說遠距離很難維持了。
我不清楚你的狀況,你不了解我最近的生活。
如果彼此不關心,湖心的漣漪到最後也是波紋不興。

在說你不主動告訴我事情之前,我是不是也沒做到向你告知我在台北的生活?

好不舒服,我的胃。

這幾天冷的都想當窩在被子的蝦米。
總覺得,打從心底微笑又是好困難的一件事。
不想看見任何人的同時,又想有人陪我說說話。
但是你已經疲倦了,拜託你回家就去睡覺吧?

對,別人會責怪我太不知足。
明明你是那樣愛我,對不?
我卻吵著還要更多。

說好不要抱怨的,到最後還是說很多。
又要開啟lock on的狀態嗎?
也是可以的啊。

睡覺睡覺,就當作我又是做惡夢了。
反正是夜。

包容心大了點是嗎?
我相信這絕對是騙人的。
只不過是又一次自以為的溫和。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