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就是笨蛋。

頭髮還是濕的我居然可以坐上半個小時去處理劇的東西。

絕對絕對不能讓牛知道,不然他會心疼又擔憂。
絕對絕對不能被媽知道我這麼晚回宿舍。

快(揮袖)眾卿保密!

(這下又成了夜女皇XD)

對,是很煩躁。
每每要把這些雜七雜八的思緒寫下來丟上網誌,卻又很不甘願自己隨隨便便就被情感給主宰。
哭點是很低,但眼淚真的掉下來的時候,自己又不允許。
分別太久,想見他卻又不想見他。

這麼不乾脆。

期待跟他講電話卻又要催著他去睡,不讓他聽見自己哽咽的聲音。
透過朦朧的視線趕緊敲打鍵盤回覆既定的問候字句,就為了不讓他知道自己又快要崩潰。
是怎樣?太累?

或許吧,每個無眠的夜,每次翻來覆去的睡。

我只是不想哭出來。
因為哭出來又怎麼樣?
下一次的再見又是疼痛的撕裂。

藥夜確定是4/8,第一次驗戲前兩位主角想插梗,來催的道具清單和歌單,雖然緩了些。
其實我是欲哭無淚吧,我想。

我太自私,以為他在遠方就會好過?
我不容易滿足,難道我難過他就會開心?

是啊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自以為是的替別人體貼卻沒人查見這細微。
的確要改劇本的時候發青了臉。
我好累,想梗的時候為什麼你們都不在?

請不要問我是不是心情不好。
我不會告訴你,所以問也是白費。
倒是我要警惕表情又流露的太過明顯。

是不是要鎖死所有情感,寂寞才能離的更遠?
如果我可以飛,為什麼要折斷自己的翅膀委屈在角落看著別人的微笑?
我好痛。

我討厭說這些但我知道如果不說被開刀的是別人,而我不想看著這種事情發生。

不要問。
現在我只想找個安靜的小角落,把所有該流的眼淚全部流光。
全部,走開。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