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你不喜歡看別人的網誌內容。

我喜歡別人文字裡流露的情感,因為那可能和我知道的他不一樣。
雖然有時候會感覺很討厭,但他是他自己,和我大不相同的獨立個體。

那天我們很正經又嚴肅的談過。
即使我又半帶搞笑的。

我很認真的看待,每個我愛過,或者愛過我的人。
如果對方沒有讓我起動心的感覺,就是沒辦法搭在一起。
以哥倆好的方式相處,看在別人眼裡卻不是如此。
而你會吃醋的。(看起來不明顯,但眼神可是黯淡了)
我正在收斂,讓自己站在觀察者的角度。

去觀看群體間的相處,卻不是不融入。
偶爾有孤寂感,但朋友仍在。

在這裡,沒有你。
我要學會更加獨立,更加堅強。
空氣少了點甜味,風少了點溫柔。
只有在想起你的時候,嘴角的微笑彎著濃濃的思念。

我愛你。

你曾經說你很不安。
其實我不知道你不安什麼,如果是為了我的反覆無常。
認識你到現在,我依舊不知道你是誰。
勉強知道你喜歡吃的糖果,你也許會有的思維,你喜歡對我撒嬌。
台灣小小的,不像有些陸塊上的國家,一個州一個省,相距這麼遠。
高鐵車票雖然貴,你值得我來回台中台北。
雖然你會要我別太花錢。

我希望我們說好的以後一樣可以開心快樂。
就算會吵架爭執,也能是夫妻床頭吵床尾和。

每次拿她嗆你,真的不是故意也不是特意。
可能我只是還忘記不了那段討厭的過去。
也可能只是,你明明喜歡她卻沒有向我坦白過。
曾經都過去了,只是我參與不到。
或者說我要感謝她,我才能跟你在一起?
還是我不想到最後印證我的推測,這只是說好的一場戲?

我很想,真的很想原諒那個令人厭惡的過去。
但我還做不到。
就算我想的再多想的再深。

你說過了就當戲看。
然而那些曾經依舊存在,不是可以刪修的腳本。
多少風風雨雨,多少深夜你不知道的我曾滾落了眼淚。

或許要豁達的說,「擔心什麼?你不會被拐走。」
我不是完美的我坦承,所以我努力充實自己,讓我能更趨近善。
如果你不愛我,我想留也留不住。
即使挽留了對彼此也是痛苦。

我要尊重你愛人的意願,而不是一味的拘束與綑綁自由。
有人說一紙婚約是愚蠢的,心靈上的相扶相持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都還年輕,而世界也遼闊,在大學你能看見、聽見、感覺得更是繁複紛雜。
我擔心、我害怕就此侷限了你。

你說你很榮幸與我在一起,我亦然。

也可能我只是想丟掉那段屈辱的記憶,即使我知道不可能。
心裡像個孩子似的拗脾氣,任性耍賴,但我得長大成熟。
等到哪一天我能笑著面對以往,我的胸襟才是真正的開闊了。

我害怕失去你,就算那只是夢。
會承受不起如此的失落。

我希望你清楚明白的知道,你愛的人是誰。
不要抱著過去的遺憾,與我相愛。
若是這種感情我寧願不要。

既然過去的不能改變,過不了的就和過去和解。
我能努力的只有當下和未來。

我想你,我愛你。
簡單的三個字,能蘊含的情感卻不只如此。

我在這裡,陪伴著你,別怕。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