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有很多需要補遺的,可是短時間內是不太可能一次補齊的。
比方說我還要中概跑台的考試。
練啦啦舞,合唱。
作業,實驗結果報告,期末考。

期中考的很不理想。
而我也沒辦法用「一個星期讀完普生十六章」、「四天讀完普化八章」的這種理由來安慰自己。
畢竟大部分是以前就教過的東西。
英文我也不是看不懂,寫的還算順利。
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可以考這麼差。

很怨,但要看得開,努力在期末。

說到看開,我知道很難。
我也不懂為什麼,有些人會說自己有看開,實際上還在鑽牛角尖。

前兩三個禮拜,我在晃別人的網誌。
一個是幫別人打掃還要被別人厭惡。(有些人不喜歡被別人碰自己的東西)
一個是長的可愛被別人愛上而遭到言語攻擊。(然後說高中的你們最好了)
一個是當初信誓旦旦要去那裡,卻開始嚷著計劃逃離。

她們都在懷念以前,感情多麼好,遇到困難一起擋。
其實我不是很懂,說實在。
是因為我沒碰到過這些情況嗎?
還是我一點也不懷想過去?

學了易經,可以想的比較廣闊比較深入。
動必以漸,變化來自一點點的慢慢堆疊。
一秒前的我和一秒後的我,已經不是同一個我了。

曾經我「凶殘如夜」、「溫潤如秋」,然而這都還是我。
即使像兩個靈魂裝在同一個身軀裡。
我不耐我所不耐,我觀看我所觀看,我愛我所喜愛。

上易經的第一堂課,蘇星宇扛霸子就說「要認識自己」。
我還是,不認識我自己。

但有些癥結在思考後,像沖在熱水裡的茶葉般舒捲開來。
有點鬆口氣,仿若快要可以笑對過去。
雖然有幾個深夜裡,發現還是不行。

整個十二月都在忙。
詩社的社課可能會少去幾堂了,好想聽聽歐團圓老師怎麼解讀我寫的詩。
山服的寒出社課說明會也不曉得能不能去。
該是有得有失,不能患得患失。

我很想你,親愛的。
每個還沒睡著的夜晚,會特別強烈。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