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改改每次想開頭都得想很久的壞毛病。

總是這樣。
就這麼起頭吧。

我在上課的地方用電腦,本來想把暑假要去玩的旅程規劃完的,結果呢?
……我連到萬宇看漫畫。
把NANAN的後部分連載看完了。

很沉重。
或許是因為,NANA畫的主題很人生。
是不是真如現實?我不敢肯定。
但可以說是個縮影,有其參考價值。

可能就是這樣起頭,加上我最近心情也很低落。
開始,有一點點的憂鬱。
透明落地窗外,下午的太陽明亮刺眼,心底卻有一部分的幽暗和煩躁。
就好像下雨天那樣,看著雨水滴落卻微笑著,其實狠狠壓抑想和雨共舞的衝動。

怎麼辦呢?是我出問題了嗎?
可是我又不是電腦壞了,還可以換零件。
這真傷腦筋對不對?

嘖嘖。

胡思亂想的模式開啟。
我思考「死亡」這回事。
有生有死,輪換相替。
我能接受有天我最親愛的人都早我而去嗎?
想想是一回事,直到那天真的來臨時,我能平靜地接受這項事實嗎?

如果試著去想像,那個可能會離開的人,如空氣一般,對話不回答,喚聲不回應,連輕輕的注視也沒有時,該怎麼辦?
喉頭一緊,好難過。
思緒好紊亂。

本來要去找他的。
去是去了,不過他在讀書。
哎呀呀我居然忘了,這樣真不好。
我應該更為他著想才對……

吃晚餐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想到很久遠的一件事。
啊,好像是穿涼鞋逛大街腳滑而想起的。
星期三的體育課被強迫全部女生到齊。
然後,就得脫鞋,老實說這很麻煩,腳沾濕了還要擦乾,我可沒隨身帶著毛巾。
回去教室洗腳,中途還被廖昕彥的球打到,罵了髒話。(我知道這樣不太好XD)

結果,我把腳弄乾後──
小牛他大人抓起襪子就幫我穿上。
……啊啊?這樣怎麼好呢?

由於不知道為什麼要想到這件事,我又不小心陷入之前的回憶。
上體育課,在操場的時候。
小牛先生蹲下去幫小笨蛋綁鞋帶。

(抓枕頭)(亂砸)(踹椅)(掀桌)

(--消音--)

真的是(嘆)

為什麼我總是這樣呢?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算了(矇棉被)(悶)

以後要乖乖紀錄,有些突發奇想可以寫下來。
當作以後寫作的參考,不然好吃虧啊。
我要乖乖。

吃乖乖就會乖乖嗎?
那誰來給給人家買一包吧?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