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當我把淚流完後,我會想懂。
為什麼要這麼說?老實說,我不知道。

那天,我收到越的簡訊,發現文字裡的他跟以前一樣溫暖。
跟去年時有點不太一樣。
我們兩個人,我和他,說不定都抱著一點點的遺憾吧?
然而,都過去了。
我用了好久好久的時間,才能忘記他曾對我的好、愛以及溫柔。
可是,當我有點空想起他的時候,卻湧起想哭的情緒。

大概真的是對我太好了。
好的讓人難以忘記。

是說我已經有牛了。
不過他也預告說,他會離開我。
聽見時,心被狠狠地拉扯。
很痛,說真的。

「如果我考不上大學,我就會跟你分手。」
條件和身份。
是的,他這樣說。

嗯,我哭了。
當然不是他說完這句話後。
其實,我會一直抗拒著讓別人靠近,或者很少自己靠近別人,或許是這個原因。

終究我仍會是一個人的。
本來,就沒有誰可以在誰身邊很久很久,直到永遠。

所以啊,永遠這個詞很虛假。
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一如我想忘了越,想忘記曾經牛對我的傷害,也是要一段時間的。
每當我想起那些事情,總是覺得自己一廂情願。
把自己弄得很白痴,很笨蛋。

而我,是夜啊。
那個不容許自己失敗的夜。
卻這樣栽在一時的盲目。

牛說,當我說些傷人的話時,他的心會緊緊的。
也就是說,其實他有感覺。

說真的,我一開始不覺得他在意,是因為這句話。
「當下會有感覺,過了就當戲看。」
你可以,但我不行。
我滿會記恨的就是了……
生平最討厭別人拿些莫須有或著對我不真,諸如此類的情形來傷害我。
真的很厭惡。

忍不住想嘆氣呢。

表現的瞭然些,在真的要分別的時刻來臨時,我比較不容易難過吧?
只是,說總是說,我希望我做的到就是了。

分開並不是什麼壞事。
對他而言。
我一直覺得,他只是很無可奈何,而我一廂情願,於是兩個人就這樣湊成一對。
不知道為何我要這樣想。

有天在沉思的時候,我明白我失去了不少。
但相對的,也得到許多。
只是權衡下來,不曉得這對我是好還是不好。
哪,靜觀其變好了。

現在我要認真地陪牛讀書。
我捨不得他的眼淚。
不想和他分開。
真的是很自私吧?我這個人。
是的,我承認。
對我所愛所珍惜的人,我會毫不保留地把喜歡和愛的感情給他們。

我回答牛。
「如果,指考完後,你還是這樣想的話,那就這樣吧。」
堅強習慣了,即使想哭還是得忍住。
假如,我們就這麼分手了。
除了難過,就真的是很傷心。

我會花更長的一段時間,才有辦法淡忘曾經的一切。

在那之前,我會好好愛你。
因為,這是我能做的,用最真實、最誠懇的愛。

「相信愛一天,抵過永遠。」

當下最珍貴,要努力把握才行。

儘管,別離的時刻總是讓人不捨。
只是再怎麼不捨,還是得捨。

我會好好牽著你的手,當你還在我身邊的時候。
緊緊握著,那一份我對你的承諾。
不放開,直到最後。






(題外話)
看到一句滿好玩的話。
「執子之手,然後拐走。」

嗯,我還是把日記開著好了。
在不登入的情況下,每看一篇要輸入一次密碼實在很麻煩。
雖然,這會造成我部分的困擾。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