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惡夢……

而且是在學測前幾個小時被嚇醒。
結果,醒來就是滿腔的髒話卻只吐出了兩句。(踹椅)

Connie的手機鬧鈴是六點半。
我忘了改,依然是六點就蹦蹦跳。
所以當我閉著眼睛把鬧鈴關掉,拉高棉被想要繼續睡的時候。

這個夢就闖了進來。

好像是走進教室的樣子。
猛一躍入視線的畫面就是牛先生的食指掂著「他可愛的小笨蛋」的下頦,挑逗性質地刮著。
兩人臉上還帶著微笑。

「喔,還真是旁若無人。」
我心裡想著,嘴角有沒有冷笑我不知道。

接著某牛轉頭,似乎是注意到我的存在了。
方才掛在臉上的微笑瞬間消失。
他和他的小笨蛋兩人望著我,是很無措,卻一點歉意也沒有。

真讓人心痛啊。(撫胸)
(謎音:笑的令人發毛叫心痛?!)
嗯?其他人很習慣他們這樣呀。
呵呵。

上了校車,揍他兩拳勉強心情有好一點。

「真是的,讓我做了個你去調戲良家婦女的噩夢。」
「那個良家婦女還是張大姐呢。」
笑的人畜無害一點好了。

「哪有,人家昨天很早睡,怎麼會去誘拐良家婦女呢~?」
說就說做什麼睜著無辜的大眼睛好似我誣賴你?!

皺著眉,心情紊亂到個極點。
好在手邊什麼也沒有──除了書還有大小老婆三妻四妾我不摔──其他的說不準全被我砸爛了。

媽的,真的很不爽欸。
現在想起來還是餘怒未消。
嘖。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