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智的我。
情緒化的我。

以為一個夜晚,就能平穩紊亂的心跳。
沒想到,火候不夠,功夫不到家。
還是不行。

凝視著他清澈的瞳仁。
專注看他平靜的臉龐。

說著說著,我哭了。
想壓抑顫抖,想壓抑不穩。
困難地直把淚水湧出。

於是。
該說的都說了,不能說的也說了。
要算是第一次如此莽撞嗎?
行事不考慮後果。

在那個當下,我真的沒考慮這麼多。

所以,事情算解決了……

有人說:「至少短時間內,他不會也不敢這麼做。」訕笑的。
有人說:「終於被爆發了啊?」諷刺的。

而又別人說了從她那裡聽來的話。
「是那些人太無聊。我跟他的相處跟那些人什麼干係喔?」

是啊,妳說別人對這件事的「關心」是無聊。
好吧,就隨妳怎麼講了。

或許也是我太在意了吧?
明明近視度數是有在加深的,為什麼還是看的太清楚呢?

現在,對這件事,我已經不知道要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了。

他說他沒有那些動作。
我相信他,真的。

其他人聽到我轉述他的話,那種想隱藏卻沒有成功的不以為然神色,表露無遺。
「最好是沒有。」
「這樣喔?妳的意思是我眼瞎了?」

很好嘛。
我站中間,這不就得了?
兩邊我都相信,而不做定論。
就這樣。(攤手)

真是難看啊。(捂臉)
哭的跟小孩子一樣。
(笑)
還被柚子看到了(!)
關心了一下,既然他沒想問,那也就沒說的必要。

「早上,妳哭了喔?」柚子伸手指我。
「所以?」我挑眉。
「沒事。」擺手走開。

這是第一次他問我。

「幹嘛?」我打了柚子一下。
「?」疑惑貌。
「做啥那樣問?」腳步往前,我必須抬頭看著他。
「就看到啊。」晃兩下又走了。

第二次,我問他。

悽慘啊,居然被別人看到了。
形象就此不見了。

嗯。
決定要跟他說清楚前,就要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過,那時候的我,沸騰的跟滾水沒兩樣了。

好想笑呢。(托腮)

於是我哭了。

但是,沒事了。
希望是真的沒事了。

※題外話

剛剛在跟牛聊天。
老爸老媽突然回來,倉卒間忘記說。
我愛你,牛。
很想很想你。(親)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