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動的心情,到現在還沒靜下來。
怪怪的。

我大概又變了。
以前那種狀態是好的吧?
現在變的有些難以駕馭了。

星期五晚上回家的時候,感覺有點昏沉。
喉嚨隱隱傳來灼燒感。
教室的冷氣到底開幾度啊?
真的很冷,即使把外套穿上,懷裡再抱一件還是覺得寒意直逼。
一下課,拎著水瓶走下樓,暗笑自己是個會走路的人型冰棒。

感冒的徵兆浮現了。
一直在吸鼻子,和咳嗽。
等等去煮薑湯來喝。
嗯,有鼻音是很麻煩的事。

這禮拜要說過的好還是不好呢?
很普通吧,畢竟我這狀態不太想去插手外界。
通常是自己想想就好了。
然後,都被說:「哎呀你怎麼想這麼多啊。」

給老爸,想多點比較好辦事。
給牛,是要替你想多點啊。

嗯。

好像是星期四吧?
涵給了我張隨堂紙,寫了些讓我很暴怒的字眼。
沒有說不想回,而是我不很想理會。
因為,依她的個性和當下的心情,我要是說錯句話可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聽起來好誇張呢。

沒回。
按我的個性其實是不理不睬。
嘖,真麻煩。

結果隔天居然說什麼我都不給回應嗎怎樣的。
她和我說話的聲音有點小,大多聽不很清楚。
但我也沒特別去記,現在能想起來的都是我內心那一串髒話。
我的修為成了遠邊的一顆星啊──(掩臉)

結果,第三節下課在廊道上跟老爸說的怒不可遏。
我覺得老爸大概是看到某隻惡魔出關了吧?
不怒還好,火燃起就一發不可收拾。
生物課有將近一半的時間是我的咳嗽聲跟老師搶說話權。
= =a
還要邊聽課邊疾筆振書給涵的回覆。
我想,我那個當下絕對是失去理智的……
當我中午吃飯拿給老爸看的時候,他說他看到半篇的髒話……

(木亥火暴)

沒那麼可怕好不好(擺手)
可憐我的形象你流浪哪去了啊?
咳,是說也差不多被我敗光了。囧rz

棘手到某種境界。(撇嘴)
結果開始神經錯亂,做出一些讓人很傷腦筋的行為。
ˊˋ

鬱悶,讓我想喝酒。
煩躁,讓我想淋雨。

體育課時飄著小雨,迎風而來打溼了髮。
是不過癮,但呼出的氣息輕緩多了。
然後,回了教室,乖乖地聽著牛的誘勸(?)。

是該改改這壞習慣。

(啊咧,膝蓋撞到鍵盤滑桌角,好痛O口Q)

颱風天。
在家是要讀書,不過我還在吃飯呢(嚼ing)

早上走了一趟澄清,去做腦電圖的檢查。
頭髮被不知名的軟膏弄的黏黏的。
手上夾了兩個奇怪的儀器板。
整個流程大概半小時吧?
聽媽說的。

下禮拜看檢查報告。

現在,想你,親愛的牛。
想著你正抱我,向我微笑。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