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可以淡漠地和孤獨相處。

第一次, 感覺到孑然一身名喚做苦楚。

我喜歡一個人的世界。

沒有喧嘩。
沒有嘻鬧。

就這樣安安靜靜的。

歸因於這種性格,我的情緒起伏不會太大。

而我,慌亂的方才,找不到以珊的肩膀。

沒有人可以在這個時候抱住我。
沒有人可以在這個時候拍我的背。
沒有人可以在這個時候聽我哭。

因為,我是夜。

然而眼淚,還是不聽話地落下。

我痛恨不獨立的自己,更痛恨脆弱的自己。

別人不懂我的世界,我扛起就可以。

很孤很傲,可是我安然。

像個白痴一樣,哭了。

以後,要更無情地,面對著。
畢竟這到底是個清濁難辨的世界。

我的面具偽善,是。
但我的付出從不欺騙別人。
除了特定的詐欺,否則少有人能承受我的頑劣。

所以,請不要質疑我。
我乖戾的自尊禁得起污衊,卻受不住懷疑。

我的底限在哪,你的底限在哪。
我們彼此都清楚。

我不說的,你懂得。

僅此。

我為我的激動道歉。

平常應該是要冷靜的。

失了理性的防護,讓我像個笨蛋。

真是的。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