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跟牛聊了將近兩小時。
他敲入的對話視窗其實有驚嚇作用。
因為他說最近不常用電腦。
所以,我很直接地推斷他應該也很少上即時。

但,看到他真的又驚又喜。

很平常的問候,但我就是對著電腦傻笑。
有點白痴,哈。

他說下午去誠品抱書發呆。
哎ˊˋ
我是想去沒得去,你卻在那裡無語望蒼天?!

老實說,最近發生了一點事情。
我不曉得告訴他好還是不說的好。
因為,就「世俗眼光」而言,這件事很大條。

雖然被我講的顛三倒四,親愛的小牛還是聽懂了。

他……沒罵我,可是很生氣,醋勁發作。
還半帶著無助感,不知道能怎麼辦。
但就我覺得,其實還有一點點的傷心吧……

我不應該這麼做的。(悶)
只是,我不太會拒絕別人,即使我不想,或不是很想。
通常我會支吾其詞。(捂臉)

如果今天我是牛,我應該會對自己的情人發飆的……
由此可見,我修養不太好。(苦笑)

我想過不要講。
但我是忠於情人的人……
(喂,哪個傢伙偷笑的?不相信啊?)
況且,有些事不是不講就會漸漸淡去。

那天下午騎車回外公家的時候,一直掙扎。
握著手機的右手,煞不住車輪的左手煞車器。
心情像騎著下坡路般,失落。

我討厭無知的自己。
更討厭,背叛了別人的自己。

我非常討厭,或者說極其痛恨別人背叛我。
尤以我「以牙還牙」的個性,這種性情特別鮮明。
可是,當自己做了對不起別人的事了呢?
心裡,不斷地自責。

我……總是用著自以為不傷害別人的方式,在傷害著別人。
然後,再非常自以為地覺得很完美。
誰也沒受傷,這樣。

但我徹底地錯了。
自從遇到他,我知道我從頭到尾沒做過幾件對的事情。
傷後的負回饋,太嚴重了。
我好想哭,好想狠狠地哭一場。

回頭想想,原來在自己身邊的人並不多。
真的不多啊。

我從不覺得寂寞有什麼。
第一次。
就這次,我感到被寂寞侵蝕了……
惶恐滲進心頭。

我已經分不清是痛還是怕了。
至於痛什麼?我不知道。
怕什麼?我更不知道。

向來那堅定的世界似乎瞬間垮毀,我給掩埋了。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