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沒有來電 會讓人害相思
很少次數 你的撥打不是傳來悅耳的通話中
就是簡單委婉的一句 您撥的號碼沒有回應

有時候 蜿蜒著河岸 帆布鞋邊的石頭
任勞任怨地忍受你 反覆無常的打擊 然後
高速奔向灰色天空的擁抱

令人屏息的全壘打這麼千載難逢 那安打總共幾支
其實 全都揮棒落空

更經常你坐在餐桌邊咬著筷子 發愁
多一人份的飯菜 使你對衣索比亞的難民
懷有無限的罪惡感

總是 你忘了
她已然不在你身邊




這是四月的稿。
也不是說最近都不寫詩了,是沒有好作品吧?
雖然當我這麼說的時候,會招來生命危險。
↑不誇大好嗎?老爸的手都快巴下來了。
那時的心情很亂,大概又是想離開誰了……
真糟。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