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子,雙胞胎。
對,如果沒說大概也沒有人知道我妹是雙胞胎。
因為長的完全不像。
不過這跟我要寫的完全沒相干。

其實我還滿渴望有個雙生妹妹或姊姊。
雖然可能會吵嘴,或者打架。
或許鬧的把我家樓上的鄰居連同屋頂都轟掉。
我還是很想要有和自己同齡的手足。

一種米養百種人。
是說科技進步,已經不只一種米了。
所以,養出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人。

我,真的是個很怪的人。
怪透了,不是我在說。
因此,想找個和自己相像度高的人,實在困難。
那,可以理解當有個一看見他就像看見自己的人出現眼前時,我內心多激動嗎?
以「夜」的性格,表情上是看不出來。

該不會有人想叫我去照鏡子,對著鏡子說話吧?
那很奇怪耶。
因為鏡子不會說話,而且不算是「別人」。
自己所言所為,鏡子會說出什麼正面負面的評論嗎?
不會嘛。

然而,就是有個人。
會因為你冷到別人的幽默笑翻。(此點尚待證實XD)
會因為你喜歡久石讓而驚奇。
會因為你和他的價值觀相似成為過於要好的朋友。
會因為你和他都是夜貓而講電話到發燙卻沒知覺。
還有,喝了咖啡卻會睡著的這件事,讓你和他直呼實在這麼像。

很多的相似,想分享,卻又想將之留為自己的秘密。
我很自私,請原諒。

直到他決定離開你,因為一些事情──遑論課業、壓力,或者是你有了男朋友。

其實呢,我這個人之於對我好對我溫柔的人,是沒什麼免疫力的。
(老爸你那什麼表情,不相信啊?)
可以住在我心裡,那些很重要的人亦然。

「我愛你」。
這三個字應該要莊重使用的。
對我,似乎不是那麼回事。
很愛一個人,和那人是不是情人,是不一樣的。

朋友是朋友的愛。
情人是情人的愛。
家人是家人的愛。
這不能混在一起講。

很可惜世道如此,人人都得專一。
他也這麼說,是啊。

我才17歲。
很小,孩子般的,我知道。
我對戀愛的看待,就大人眼光來說莫不是場遊戲。
因為不懂,何謂愛的真諦。

我對那個人,對你──朱。
這樣的感覺很複雜。
說是喜歡,正值超出太多。
說是愛,卻有些許負值存在。
我們是朋友,這種定義太簡單。
但要為情人卻是萬萬不敢。

因為我已有了他,我親愛的恪牛。

只恨相識太晚?
要這麼認為實在很狹隘。

「有種朋友會比情人還重要,一輩子都取代不了。」

「沉‧默」裡面的話,我還清晰地記得。
寫給牛和大姐的。
有幾次我嘗試著和牛討論這個話題,讓他不著痕跡地繞過了。

有些事,並不適合討論。牛說。
是這樣沒錯,但也不能逃避。
我把他的話想作,時機未到。

話說回,遇見他,才了解自己是真的這樣討厭。
至少,在我所處的環境,是的。
我和他相處起來,似乎是在對著自己說話。
優點不用說。
缺點在哪,一覽無疑。

原來,我的可厭之處看在眼裡,心是這樣痛恨著。
原來,我不想傷害別人,說出的話其實已經回饋。
原來,我努力了這麼久想改變自己,面對他就知道全垮了。

我認為自己變了,說實話並沒變多少。

以前抱持的厭世觀,仍殘留著。
不想給別人太多困擾,便要別人忘了我罷。
也因此,當他說,盼我忘了他,此話如刀割,可痛著呢。
沒想到自認不傷害別人的作法反來用在自身時,是多大的苦楚。

我和他真的太像了。

就是因為太像,連傷未癒所假裝的表象,彼此都看的出來。
讓一個自己重視的人離開身邊,說不痛不難過是不可能的。
但我也只是笑。
因為情感內動即可,表露於外恐見笑他人。
雖然他有點抱怨地告訴我,我都不哭。

後來幾次聊聊,知道他懂了,也知道他的決定了。
離開,就是離開了。
感覺變質了,就像酒水酸澀了。
為難自己的就該丟吧。

但這是對我,哪是對他?
對自己好的決定,對他可不見得。

然而,這樣對他說的時候,也讓他以其道反治其身。
就說吧,我倆多相似。
我向你道歉,明知道你也不是喜歡被勉強的人。

如果他想事情就此落寞,我和他或許就走到這兒吧。

哎呀。
媽說做人要懂感恩。
我,謝謝緣份讓我認識你,朱。

朱你這個混蛋。
可惡,這句話想講已經想很久了。
你給我這麼多,我怎麼還啊?
下輩子?
我哪來那麼多下輩子啊?
對我很重要的人,都對我很好。
這樣的恩情,何時才還得了?

能留在心頭的,特別刻骨。

可以一直讓我記得的人實在希罕。
那些鮮明的感覺,一直都在撼動著我。

我不依你說的忘了你。
因為你實在,是個不一樣的存在,對我。

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別人不懂,是因為我看去的視野他們瞧不得。
我只遵從我心。

對我來說,你也是種感覺。

遼闊的天空,就在眼前。
盡情地展翼飛吧。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