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人在家。

空空蕩蕩的,只有我一個人。

也好,我很喜歡這份安靜。

外公剛出院,和外婆兩個人在鄉下老家。
媽媽要我這個禮拜照料外公的三餐。
本來她希冀我住在外公家,可以陪外公消遣寂寞。

可是,我不想。
我想要一個人的獨處。
於是我照三餐來回,騎著腳踏車從我家到外公家。

老實說,中午的烈焰最讓人吃不消。
特別是先前還殘留著中暑的輕微症狀,頭暈。
禮拜一奔波下來,實在累人的緊。

結果,因為一通電話苦無解答加上沒有好好休息的疲憊──
我,發脾氣摔了電話。

很糟糕。
但,我真的很累。

現在處在某種半休眠半清醒的狀態。
說不定等下就關機了。
然而要補登的網誌還多著。

哎呀,撐著好。
還咳嗽著的病體,應該撐的過五個月吧?

親愛的,我老講著會趕緊好起來。
講了這麼久,仍是一直咳著。
真的,真的希望不讓你太操心我,畢竟該是心無旁鶩的時刻。

很想你。
今天。
每天。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