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要怎麼開頭。

剛剛開了個doc檔,是近日寫的詩。
想不懂,為何看了幾行,會想起你無邪的笑容?
是因為我們玩了一個下午,還是思念的蘊釀成了美酒招待品嚐?

你問我,有沒有話要跟你說?

有。
當然有。
很多很多。

可是一凝望你清澈的雙眼,再多呼之欲出的語句又硬生生壓回心裡。

說不出來,用寫的。
寫不出來,用畫的。
畫不出來,也真的沒辦法了。

我會試著表達──因為我極度想告訴你,當下那感動的美好。
若待我思忖過久,終於了解語言如何完善詮釋後,失去能說出口的機會,將使我遺憾長久。

人生的痛,莫過於後悔和遺憾。

騎車狂飆回家,是怕自己會忍不住再回望你。
離別的一刻通常讓人煎熬。
前腳是該走,而後進的步伐卻想轉身留守。

Am I a strange guy?
我說。
We’re the same.
你說。

我很擔心你覺得我怪異。
更害怕這份小心呵護的友誼,為著我的不同而破滅。

You’re special.
很多次,你這麼說。

從來沒人這樣形容我。
因為這「特別」的描述,隱含著另一層面的曖昧。

很苦惱,說真的。
對於我這樣給旁人看似「放浪形骸」的處世態度。
暗自嘲諷不曉得多少次:我真是個糟糕的人。

我明白,我對你真的不只是朋友的情。
更多是企圖敘述卻張口不知如何言語的感覺。

我不懂何謂快樂。
但心裡有那填滿甚至溢出的愉悅正演奏著交響樂。
本來該是你搭車回家的時間,私心地徒步走回,讓我加倍珍惜和你相處的時間。

我不去預測未來將是如何,然而我知道必須把握當下。
那句話,不夠周全。
At this time, I can just share you with a part of me.
應該說──
I can share you with all of me if you can accept my difference.

我會記得我們的約定,因為這是說好的。

期待著下一次漫步海灘。
期待著下一支華爾滋。
期待著讓我驚訝的物理教學。
期待著彼此都知道的期待。

其實,我更期待拉著你的手,赤足在餘浪裡轉圈,計數沒有旋律的節拍。

難以忘懷的一天。
像是撰筆情書的一天。

很累,我要睡。
晚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