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種感覺。

想像視為理所當然的氧氣驟然消失,呼吸的動作猛烈收縮時,肺裡頭的空。

僅能讓思緒不斷飛轉,不斷變換。
張口正欲敘述,沒哪一個字句夠華麗帶勁來形容這樣的情況。

究竟,我愛不愛人?
還是我只自私地愛我自己?
又或者,別人對我來說,什麼也不是?

本心很重要。
若是失此,「我」連那狂傲的夜都不算是。
至於嬌弱的「我」如秋,是否從未悟得什麼?

「我」是誰?
原本的「我=芙洛」,終究,是個整合的幌子。

別人一直看不懂我。
是因我也想不透自己的怪異。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