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落的情緒,似乎什麼事也沒辦法做。

但我卻能冷靜地攤開書,復習著過往的課程。
大概會有人覺得,這樣的我不像過去的我。

那個有點天真又單純,會撒嬌又傻氣的小孩子。

我承認有時候還帶點無知。

當初涵希望我堅強,所以我慢慢地站了起來。
然而,站起來之後呢?
他說我們之間少了默契,專屬我和他的默契。

不過默契這玩意兒不是說今天要明天就有的。

他也說我「自我中心」。
啊,這真的沒辦法,從小被教大的。
媽除了希望我能獨立以外,爸也總是說:「顧好自己最重要。」

以珊覺得我和涵在一起後的態度與苦苦追求時不太一樣了。
喂,我是那種追到了就放任情人生死的的人嗎?
我只不過是,稍微正經了一點嘛!

我知道涵願意為了我改變,願意為了我去實踐他「不喜歡的事」。
對,付出後希望得到報酬是人之常情。
所以他也盼我能做出同等的回報。
至少,改掉令他不滿的部分。

偏偏個性這種東西更不可能說改就改。
又話說回來,我討厭人家逼迫我。
問題是,我下意識認定了「立即見效」是種危機,基於我「自動避險」的本能,很快地遠遠逃開。

現在,很空茫,很失落。

我不曉得自己怎麼了。
不明白這時候的空是因為情感的消失,亦或者對事情逃避的衍生?

身忙,心也忙的一個禮拜。
我很累,倦的不想再動。
即使想要繼續思考這樣的問題,腦筋卻轉不過來。

下午的一通電話,討論到這件事。
握著話筒聽他說話,緊繃的心弦稍稍鬆弛些。
我也想繼續和涵溝通,可是手機未開。

會不會,這暗示著我們彼此都需要時間和空間?
或許,經過沉澱的洗禮,我的看法會更成熟,處理事情能更周詳。

大概吧。

題外話:因為太熱而去剪頭髮,綁起馬尾時只剩下一小撮。

每次看見他文字裡的思念,我會有些動容。
然後,發現自己也是想他的。

真的是,哎呀呀。

好累,真的好累好累。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