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年紀的電風扇盡責地旋轉,吹拂的是悶熱的氣流。

  單人床上鋪了棉質的厚床墊,睡著的人兒翻來覆去,細碎難受的咿唔聲夾雜在窗外狂野呼嘯的風中。

  「好─熱─喔──」顯然沒意識到下午的日光是直接曝曬在身上的,睡著的他側身轉正,眉頭微皺,抓起睡歪在一旁的枕頭,往臉上一蓋。
  「不想起來啦──」像個孩子般任性,她在床上滾了片刻,終於決定醒來。

  「奇怪欸,這時候來了颱風,到時候宿舍的天花板又積水坍塌,中庭又積水到腳踝嘛!煩死了,叫我坐校車回去等淹水的喔?!」

  懶懶地從床上坐起,伸指隨意梳了幾下頭髮。

  「啊?那個小朋友咧?」
  還是惺忪睡眼的那個人──我,上下左右前後的方向全巡視一遍,就是沒看見他那可愛又可惡的兒子。

  「是跑哪去了?不會被風吹走吧?」碎唸,我抱了個小枕頭走出臥房,接著打哈欠想驅走睡意。
  『敢情是妳最近桃花太旺,弗羅給礙眼走了。』夜冷笑。

  哇!最近同步化很頻繁,我差點忘了笨蛋夜醒著。

  『哼哼。』而且很不正常的是,他居然對我罵他是笨蛋不以為意。
  「你這樣嚇死人耶。冏rz」
  『妳不過是顆橘子嘛。』夜的眼神很是狂放不羈。
  「對啦對啦。= =a」敷衍他了事。

  跟夜拌嘴的同時,我已經走了一趟浴室(可能在泡澡?)、廚房(餓了找吃的?)和前庭泳池(說不定在游泳?),就是沒那冰藍色的身影和焰紅的小不點。

  雖然給法洛聽到「小不點」三個字,他會不斷地「法洛法洛法」(編譯:不要說我小!)之類的抗議。話說別人講我小不拉磯的時候,我也會扁眼撇嘴就是了。

  啊,還有後院沒去。

  「咯咯。」聽到這標準笑聲,我更用力地把後門打開,果不其然看見一隻未成年虎鯊還有未足月的小火龍坐在曬衣杆上。
  「喔,終於睡醒了。」耳尖的弗羅聽見開門聲,瞥頭看見是我,嘴角淡笑著漫應。法洛一骨碌從杆上跳下,展開稚嫩的翅翼,朝我飛撲而來,伴隨著高亢悅耳的笑聲。
  「洛法。」這次是在叫媽咪。

  「喂喂,沒規矩的,誰讓你坐在曬衣杆上啊?」我啐了一口,一把將弗羅拎下放在肩上,開始收取晾乾的衣物,以免之後給風雨打溼。

  狂亂的風,粗暴地弄散了我的髮。

  「賞風。」弗羅慢條斯理地回答,一手攢住飛舞的髮,作為支撐。
  「賞你個頭啦。」我白了他一眼。
  「閒情,妳不懂。」他哼了哼鼻息,認為我不夠雅致。
  「就跟你說颱風天,等一下被吹走。」本想巴他一下,想想手中的衣堆還是算了。

  「再游回來就好了嘛!」說就說,不要亂扯我頭髮啦!
  我艱鉅地用腳開門──好在外紗門可以往內開,喇把鎖的門剛才是大敞的。
  「你以為這裡是太平洋啊?」沒好氣地,我把鋁合金的門踹上。
  「能安居的地方,都算是太平洋。」弗羅深邃無波的寶藍色眼瞳定定地望著我。

  「好好我知道。」再度走進臥房,我把手上的衣服都扔上床。接著,把弗羅放在手心端到眼前,很認真地看著他,回答。
  「敷衍。」他撇嘴,往旁看去。
  「洛洛。」(對嘛!)法洛一改方才的安靜,跳出來聲援福囉。

  咦耶?什麼啊你們兩個?!O﹏O

  「誰叫妳最近都顧著講電話。」弗羅的平直語氣有點落寞。
  「法。」(嗯──沒錯!)
  「那個,是朋友跟同學呀。」太要好了,沒辦法。

  「我知道妳行情還不錯嘛!可是……」他低頭。
  「洛。」(嗯嗯。)
  「啥鬼啊?什麼行情還不錯!我有人了啦!」肯定是阿夜亂講話。我憤憤地朝虛空揮一拳,咒罵那個殺千刀的傢伙無數次。

  ……好嘛我錯了。Q口Q

  「噗呼呼,騙你的。」突然,垂首的弗羅抬起頭詭異地衝我笑。
  「洛法法洛法。」(哈哈!妳被騙了~)法洛笑的在我身上亂爬。

  「……你這小鬼!既然敢玩弄你媽!」
  不跟你拼了我就不叫秋──

  「好怕喔──」還是那鬼畜無害的笑。
  「法。」(嘻!)

  於是,三個人的大亂鬥開始了。

  又悶又熱的颱風來臨前,我不想回學校了。
  想跟兩個小孩子在一起玩……

  累癱的我躺在地板,這樣想。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