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在我身邊的時候
 我只能 一次又一次地
 呼喚你的名字

 直到發現
 那思念的回音 猶似沉淪的夕色
 衰弱無力

 最終 像凋零的瓣葉
 讓人遺忘在
 濡溼的春泥裡」
        ──by旅遊半途歸回的夜


 人與人
 風與沙
 紛紛離離
 握不住的他與她
 飛散
 分隔兩個世界的距離
 呼喊
 只有回憶答腔
 在離散之前
 唯有緊握
 才不負此
 相交直線的唯一焦點
 唯有緊握
 才有幸福」
        ──by算是兄弟(?)的柚子

阿夜你這個大笨蛋!

不要以為不說話、裝沉默,我就不會繼續跟你盧下去!

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難道你沒看到每個人都這麼關心你嗎?好歹起死回生一下我才好跟大家報平安啦!

不要低著頭!
哼,別以為抬起頭就可以算了──給我收回那該死的呆滯的眼神!

你是豬頭嗎?還是什麼鬼的?
噢噢噢,我知道了!

你這個宇宙超級霹靂無敵大笨蛋──
聽進去了沒有?

我把我跟涵討論的原原本本告訴你可不是為了看你這副死人樣!
有必要弄成這副樣子嗎?
這還是你嗎?還是你嗎?

還是那個高傲、漠視一切的夜嗎?

我看了很氣啊。
你難過別人也跟著難過。

我知道你束手無策,我懂你不知道怎麼表達,我了解你說不出口的苦衷。

但請你不要這樣折磨自己,也不要這樣折磨他。

我氣,我當然很氣。
雖說大姐沒有責任或必要還是其他種種因素去插手你們兩個之間。
可畢竟她就是被一起拿來討論了啊!

什麼叫做:「我跟這件事一點關係也沒有,被捲進去還滿無奈的。我倒覺得是他們兩個牽累了我。」

都給她講!

好,之前你們三個很好的時候,你被人家嗆是第三者,為什麼他和大姐都沒有站出來為你講話?
啊?你說大姐私底下有跟幾個人講?
這樣你也好?你也感動?

好好我知道那是他們兩人個性使然,對對我知道你體貼他們兩個人,是是我知道你不太想惹麻煩。

不過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嘛!

看清楚一點!
是你的你就要抓緊啊!
你說你有?我怎麼覺得他的手正在鬆開?

蝦米?!
我哪隻眼睛看到?
你就不要告訴我你沒看到他去找大姊大姊去找他,然後笑的很開懷!
(PS:是說星期五那天你出去旅遊散心了,想看也看不到。)
(補PS:雖然後來你提早回來了。)
(再PS:然後聽了我跟你說的那一大串話,呆滯到星期六下午。)

不要裝傻裝死搞沉默!
你給我說話啊!

就算不想理會我,哭出來你也辦不到嗎?
你這副樣子讓我非常想揍扁你!
我寧願你哭給我看啊!

難道你要我像當初你隔離我跟涵這樣對待你跟牛嗎?
是說現在的情況很像……
要做絕也行。
只是,我不要你不快樂啊。

即使你能(假裝)露出高深莫測的微笑,(故)作一切不在乎的樣子,說著你很開心,卻撇頭不看向我,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求求你不要這樣。

有難過說出來,或者用淚水表達。
都可以,什麼都好。
不要死活憋著,看了不忍心哪!
你替我著想所有,那這一點點的關心你卻要屏除在外嗎?

柚子說你這樣是吃醋。
不要瞇著眼癟著嘴看我,這很恐怖的!
我用膝蓋猜就可以知道你一定會說不是吃醋。
(所以我用這句幫你跟柚子打回票囉。)

比起他跟大姐那樣好,你更在意的是他(似乎)沒為你做什麼吧?
這次不用猜的就可以知道你要回答我什麼。

「妳不是我,怎麼會知道牛為我付出什麼?」

喔。(冷靜)
所以呢?(歪頭)

那再把前面大姐說的那些話,還有以前她(自己說)私底下有替妳跟其他人解釋的話兜起來,我怎麼覺得是因為他們怕麻煩,能做出這樣的舉動已經是他們最大的善心了?!

嘩!好偉大哦──
不行,我這樣很嗆呢。
(對不起,我會當個好小孩OTL)

我知道我說再多,你也會選擇性過濾。

可是要不說會憋死人。
阿夜,我很關心你,很愛你。
非常非常愛你。
至少,你要知道幸福是眷顧著你的。

如果他真的不好。
我只是說如果。
那就不要再讓自己難過了,好嗎?

你還有我們啊!

不要再像個呆子一樣傻傻地楞在那裡了。
你的勇敢總是讓我望塵莫及。
你的堅強總是讓我感到心疼──心疼你在難過時,沒有表達出來。

你看我從頭到尾就只干涉這麼一次喔!
別惱我。

因為你那副頹死的模樣,真的讓我很生氣。
讓我暴跳很久。

我不會不理大姐啦……
即使那種事(可能)是個性使然。
但也不用以隨便的心態說那種話,好歹18歲了呀。

總而言之,你這個大笨蛋!
阿夜是不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大笨蛋!

我才不怕你拿刀砍我(吐舌)
趕快振作起來啦!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