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時常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妳。
自認為,可以看見妳的靈魂。
聽見妳的心音,多愛我一些些。
即使無法摘星給我,那多澆點水施些肥,讓愛苗可以長的更繁茂。
我從不奢求妳給我什麼。

我時常這樣孩子氣地想著。
妳會不會一直留在我身邊?
自己想像,我牽著妳的手像在大草原上放風箏。
如果抓不緊尼龍線,如果不是微風的天,妳是不是就會離開我?
於是,有一個迷失了方向回不去溫暖家園的孩子,在哭泣。

我時常這樣任性地走開。
想說,妳會追上來,追回想要離家出走的腳步。
可是妳說,我跟正常的妳只能有正常的朋友關係,來持續日子。
然後,妳用沒良心的妳,在短暫的時間內付出妳所能給我的。
我不懂,所以我哭鬧不休。
結果妳生氣了,因為令妳煩燥的無理取鬧。
妳不是說妳沒有多少良心嗎?
那我無心的挑釁對妳來說,也不必放在心上吧?
因為妳不是真的愛我。

我時常這樣呆楞地望著妳和那人說笑。
心口的瘡疤大力抽痛著。
儘管我知道,妳的心思寄託在他身上,而我或許是可有可無。
我還是會學著不在乎,假裝自己很愛妳而妳也很愛我。
明明是謊言卻要執著相信,即使是假似真。
恍若活在夢中,而美好地忘記醒來。

我時常這樣靜靜地牽著妳的手。
輕輕地想著,可以就此走過以後的生活。
而妳時不然的說笑,原來我只是個令妳有趣的,玩具。
雖然妳總說不是,雖然妳總說妳生性害羞。
雖然妳總說我怎麼如此遲鈍感覺不到妳的愛?
因為我怕相信了,會陷入無可自拔的泥淖。
一直測試著妳,就為了我的不安與惶恐。

我時常這樣笑著心裡卻哭著。
就算妳說要將肩膀讓我依靠,我還是會搖著頭向妳說我很好。
因為什麼事都沒有,所以也不知道淚水是用來做些什麼。
要是哭了,妳只會覺得又再任性耍小孩子脾氣了。
我想要像個成年的大人,妳卻要說我微小的事實不容否認。
就是這樣,我覺得在妳身邊,只是被妳以另一種方式傷害我。

我時常這樣考慮著離開。
因為部分害怕,以及部分的徬徨。
害怕著我要是有一天得過著沒有妳的生活,然後我們之間好似平行線的陌生。
徬徨著妳脆弱的承諾有破碎的一天,然後我們之間一點也不曾有痕跡留過。
我只好趁著現在妄想,我還緊緊牽著妳的手,捂起眼遮蔽視線,任何事也看不見的假裝。
我自以為地想,妳並不是真的愛我。

我時常這樣多方面地替自己設想。
就為怕痛卻又好奇地想要嘗試一次。
灼了火才知道燒傷的疼難以平抹。
我曾經跟妳說我很不好照顧,是的妳沒有聽錯。
感冒了不乖乖吃藥,病未痊癒不安份休息。
連天空哭泣了也會掙脫妳阻止的手,去安慰傷心的雲朵。
因為冰冷的雨水滴落在手上的凜冽感覺,可比我看見妳在他身邊的時候。

我時常這樣。
我不是偶爾會如此。
我根本就總是會胡思亂想。
即使,妳的心不會在我身上。
我還是會說我愛妳,不斷地將我的愛給予。
因為我願意,就算我倆終究要別離。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