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一次,花這麼多時間想了一籮筐的事情。
一天最少有三分之二,為這些看起來像是「小事」的阿堵物傷腦筋。

可是,有些事情再怎麼想,想破頭也沒答案。
那思索是用來幹麻的?
沒啥嘛!不就是胡思亂想。

對對我知道這很無聊,明明該把心思放在課業上的。

其實呢,不要懂太多會是比較好過日子的。
特別是我這種人。
最近才被秋笑說不知道是哪個某人誇口說他可以收好自己的情緒,現在卻暴走中的?

好好我知錯了,我道歉可以嗎?

因此,決定改一下家的名字,左眼一切。
我的雙眼都出了點問題,左眼偏近視,右眼偏遠視。
還有點散光。

所以如果只用一邊看世界,很容易模糊,就左眼來說。
那時的突發奇想我還記得清清楚楚。
朦朧的、不清楚的,對我來說是少有危險的吧?

或許。誰知道?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