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該想想要怎麼抽身。

偶爾放鬆自己一下。

有時候我會不懂。

不懂一些人情世故。

自找一些束縛,卻又不願意被困住。

知道掙扎,卻又覺得愚蠢。

是不是,我的矛盾特質一直沒變過?

我該好好檢討反省,對著空白的牆。

是因為飛太高了,看不清人間的美景而自怨自艾?

或只是視線太模糊,卻要抱怨珍珠白的霧太濃厚呢?

像陷如流沙,就快逃不出自我。

會不會僅是夢,一個睡神特異的惡作劇?

我該放棄那些在意的。

放棄在意妳,我很愛的妳。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