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頭總是有莫名的慟。

哀慟,樂也慟。
難過的時候,淚落了像是扭壞開關的水龍頭。
開心的雀躍起來,卻不了解微笑真正的意涵。

混雜更多莫名元素的情感,橫衝直撞起來。
絞痛單純而無辜的心臟。

或許就如旁人說的,太有心將未發生的事情理想化。
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要去設想。
只是,為了讓自己好掌控時勢趨流。

然而,以前的我太習慣將遇到諸多煩苦一併摜在他身上。
少了刺激,也少了磨鍊的機會。

久而久之,學會了逃避和下意識的轉身。

他什麼也沒說,總只是冷笑一抹,嘲諷我太傻。
喃喃咒罵歸咒罵,一肩扛起我所有的憤懣與痛苦,甚至是恐懼和哀傷。

如今,他不在了。

還是只曉得無助徬徨。
呼喚再起不了作用,他已離開。
任憑是多少思念也換不得他回首顧盼我一眼。

悔恨和焦躁伴雜。
悔恨的是將他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忘了説句感恩的話。
焦躁的是他將不在我身旁陪著,看顧著我。

我笑。
笑自己的愚蠢。
至少,我還能微微一笑。
然後跟遠方歸回的他說,你回來了。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