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看別人帶著眼鏡,都會偷偷的羨慕著。
說羨幕是個很奇怪的想法,我知道。
但直到我也配了眼鏡,才認為這想法有點小蠢。

雖然有人說,嗯,看上去很學者架式。
可是到了吃麵時刻或者看展覽時,就成了苦痛的受罰。

還非常特殊的是,左眼偏近視,右眼偏遠視外加亂視。
所以我說嘛,麻煩。

單眼望盡眼前世界,會是一邊矇矓,一邊半清明的模糊。
很容易胡思亂想的我,在待人接物上也有這樣的體悟。

我說過,我有四個老公。
親親老公,一個少不了的牛奶,只可惜他不是我的。
最愛老公,真的是很可愛的小女生,很宏觀,讓我不得不尊敬,不得不愛。
阿夜,雲遊四方去了,但分擔了我不少的心傷。他已經管我不想再管了,大概再也不回來了吧?

魔王老公,最讓我棘手的一個。
我知道我非常愛她,愛的不能再愛。(自嘲)
可是她非異常性向。

我,很困擾。
我明白很多事情,很多關係,都處於一種灰暗地帶。
難以劃清。
即使再如何區隔,仍舊牽扯許多不得不在乎的其他事物。

因為,開始分不清,這是真正的感情歸屬,又或者情感找不到寄託的暫時性依戀?
他們和我的「婚姻關係」貌似辦家家酒的可笑。
然而,卻讓我認真地看待了。

會有人說我傻吧?
也會有人嘲笑我吧?
但我真的很愛他們,同時愛著他們。

也許還要一段時間的沉澱吧?
讓自己的心,也能和左眼一樣,模糊看世界。
不需要將任何事看的太清明,也不需要將這複雜的關係分的過於單一。

我是我,同時也是別人的我。
他們是我的他們,同時也是別人的他們。

好累,沒有人在我身邊替我分擔這些「庸人自擾」。
是哪,天塌下來也毋須我擔心,總會有人扛著。

真的是我自己絆住腳了嗎?
希望是的。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