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唷。」
我才抬起腳,剛要跨過地上堆疊的書,卻絆到右小腿。重心不穩的結果是,腰腹卡在眼前的書堆,上半身整個跌向更前方的雜物群。

媽呀那可是很多灰塵的。

「好痛喔──人家的鼻子扁了啦嗚嗚嗚……」
不對喔,弗羅還在睡覺,不可以吵到他。那小子起床氣可大了,一怒起來可是沒人能領教。

睡歸睡,搬家的大事還是得進行。
而且已經日上三竿太陽普照小草小花的時候了,再不起床就很不像話了。

兒子的床擺在我書桌上。
所以,現在請發揮想像力努力描繪出有顆頭正擱在桌沿,死盯著在小布條裡打呼的小生物。

「弗羅?」拿牙籤戳戳,他動了動。
「小弗羅?」又戳了一次,沉睡的孩子抓起他的棉被將自己整個裹蓋起來。

「福壽螺?」我再戳,算好時間,吐出他最不喜歡的字眼,隨即躲開。
「去你媽的,一大早擾人清夢你是怎樣睡飽沒事做吃飽閒著,讓我多睡一下會死喔?」

喔喔,你看生氣了耶!

「是不會啦,不過再睡下去,不難保證家裡會多出稀有生物標本喔。」我看似漫不經心地抽開他身上凌亂的被褥,赫然發現他居然裸著上身?!

這、這也太養眼了吧?

「不是說在家裡不可以說髒話嗎?」我皺眉,兩眼卻直打量他的好身材。
「給你管喔,鼻血擦一擦啦!」他的心情極度惡劣中。
「?」

所以說,太興奮了嘛……


「有什麼事重要到非把我挖起來不可啊?」別以為我沒注意到你額際的井字號,弗羅小朋友。
「搬家的唄。」他大概是聽出我聲音悶悶的,從浴室門框探了小頭出來,卻只能看見我噘著屁股趴在地上研究螞蟻。

這好像是我兩個禮拜前沒吃完的多力多茲碎片耶!

「搬家?」他複述。
「對啦對啦唉唷──」

砰!

「報應。」被埋在書海裡的我,只隱約聽到他一連串的話裡這兩個清晰卻冰冷的字眼。

去你媽的,不是叫你起床來吐槽我的!
啥?等等!去你媽的……
你媽是我耶,天啊啊!

我去角落當磨菇劃圈圈算了──!


對,就是搬家。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