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臭老媽。」
哦,對。如果他沒來吵我,還差點忘了我有兒子,而且讓他自生自滅了幾天。既然活的好好的那就代表沒事。

不過,我可不想在報紙頭版上看見「養殖池內大小魚類一夕間消失不見」的字樣,然後旁邊還附帶一張變種鯊魚吃吃傲笑的白痴照片。

這樣可是很傷腦筋的。

「幹麻?你別又要跟我說你去了哪變身嚇人的豐功偉業。」
我不想開房門,況且礙於弗羅背上的鰭,他也不可能從縫中鑽進來。
「才不是,你以為我是亞洲鯊魚魔嗎?出來煮飯啦!很餓耶!」

“砰”
管他什麼書,丟去砸了門板先洩恨再說。
弗羅安靜下來。

「母親。」
什麼時候他也懂得尊重我?
「我知道這樣不太好。不過,我看了你手機裡的簡訊。」

靠,我忘了把手機帶進房間嗎?
狂亂揮開床鋪上的書籍考卷,原子筆摔在地上是否斷水我也不在意,但連延長線的充電器上都沒有手機的影子。

「妳明明很喜歡他。」弗羅的聲線平穩,卻多少帶點顫抖,我微皺眉。
「不要跟我提他的事。」這幾天的煩躁事出有因,把自己關在房裡已不是一天兩天了。
「妳這虛偽的傢伙,面對痛苦的過去又會怎麼樣?」
一直靠在床沿的我,震了一下。
他究竟想說什麼?

「每次笑著對我說,妳不愛他。」
「每次在深夜哭泣,反覆轉動鎖鈕聽他送給你的音樂盒。」
「每次接他的電話,雖然愛理不理,可是心裡很高興。」
「每次說妳已經忘了他,卻要拿著他的照片傾訴妳的思念。」


我看不見弗羅的臉,也看不見他心疼的憤怒。耳裡傳來,他低沉、激動的無法自己的聲音。我止了幾天的淚,又落個不停。

「妳喜歡他就喜歡他,做什麼欺騙自己?」
“咚”
我又笑又哭。那聲音不小,弗羅大概很生氣的踹了門。

「我也不曉得。」輕嘆口氣,弗羅真難得這麼憤恨。
「當初事情發生地太匆促,前因後果如何也沒法解釋清楚。到後來,分分合合,痛苦又甜蜜。」

垂眸,我都還能記得他捲在筆蓋中的紙條,有多少次反反覆覆。

我的確很喜歡他,喜歡的放不下。
我的確很想他,想的夢裡都會笑。

「聽你這麼不平之鳴,該不會你也遇了這種事吧?」
我站起身,轉開喇叭鎖,再低下身捧起我可愛的兒子。
臉頰上,落寞的神色;奧藍眼裡,無助的徬徨。

「我不想說。」他別頭,瘡傷未癒不宜開誠佈公。
「看吧?說什麼我虛偽自己也差不多。」
輕笑,將他護在胸口。

「只是覺得,愛會讓人自私呢……」他的緊繃,在我懷裡放鬆。弗羅解不開的心結,總有一天會釋懷,不管要多久時間,我都會在他身邊。
剛才他說餓了,好歹要補償他難得的關心。想著,我步向廚房,帶著情緒低落的兒子。
「自古至今一直都是這樣,不用感到罪惡。」我把弗羅拱著坐在肩膀上,打開冰箱門依序拿出食材。

「那,妳老實告訴我,妳還愛不愛他?」兜著圈子回到問題原點,弗羅背開我狐疑的眼神,淡問。
「多少吧?只不過我很被動而已。」
聳聳肩,這算是讓他滿意的回答嗎?

「那……妳會不會,哪天就拋棄我了?」
試探性的詢問,這小子只是刀子口豆腐心,怕極了傷害。
「會啊,我離開世界的那一天。」
我溫柔望向,為了煮飯方便,而擺在櫥櫃上頭的弗羅。

「什麼鬼啊?」
他不屑,將身旁的胡椒罐推落,落在我伸出的掌心。
「謝啦。」
我又輕輕笑了。

口是心非,長不大的小孩。

「不客氣就免了。」
弗羅傲然,抓著櫃子邊緣晃盪幾下,優雅地落在砧板上。

「是免了。」我笑,腹黑的很完美。
「妳妳妳妳妳幹麻?」弗羅的臉色煞白,噔噔噔地跑離我。
「少了排骨燉湯,就拿你的鯊魚肉頂替一下吧!」
雖說虎毒不食子,不過我餓了這句話也就拋在腦後,更何況我是人不是虎。

「天、啊啊妳這惡魔老媽!」
弗羅也不管我鍋子裡煮了什麼,更不管四逸的香味蔓延,一骨碌衝出廚房大概是拿他的笛子去了。

「給我納命來!」
不消說,奪命的旋律挾帶著殺氣,以山雨之勢奔放而來。
我靈俏地眨眨眼,弗羅像是懂了什麼,一臉拿我沒輒地放下了笛,開始鬼吼。

抱歉囉,我在聽MP3呢。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