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孤邀我一起寫養成,不過那時實在太多因素,以致無法如願。
那現在,我有點小空閒可以寫寫我和我家兒子了。

每次人家看到我姓名貼上的「F.L」都想問這是什麼。
老實說,這就是我可愛的鯊魚兒子唷ˇ

大概是這樣吧?
文的走向可能比較搞怪,而且也輕鬆。
嗯,這樣就不用很拘泥了(怪笑)









什麼?!
你說要我介紹我家兒子?

不、不不,我一點都搞不懂他在想什麼,所以你也不用問我這不負責的老媽到底為他做過什麼,反正他只是個我行我素的臭小孩一個!

哼哼。



那天,窗外下著雨。
恰好心情很煩,鼻頭貼著冰冷的玻璃,輕輕呼著氣。
然後,我看見。

一個背後隆起似的,有著鯊魚背鰭的小小生物,就背對著坐落在我眼前的窗溝,散落的紫藍色長髮濕漉漉。
我不曉得以我寬廣的視野為什麼到此時才發現他,大概是因為他一直安安靜靜地坐在那兒,一聲不吭。

「哈囉?」
基本上,我到底是個有禮貌的小孩吧?
雖然聽到這句話的每個人都恨不得揍扁我。
「喔。」
很冷漠的,我只能這樣說。

「你有名字嗎?」
他沒有回答。
「我是秋楓,這名字好像很久沒用了……」
嘿嘿這是實話,自從流浪到台中讀書後,我就換了夜秋的名。
沒有應對,他真的不只是冷漠了。

「你有家嗎?」
聽見家這個字,他小小的身和聳立的背鰭很明顯地顫動一下,輕緩回身的目光是憂鬱的湖泊深藍,有著難以形容的哭喪。

接著,他不再屈著身子坐在窗沿,而是慢慢地朝我走來,看似虛乏的腳一蹬,撲向我的肩,緊緊抓著不放。
寒冰似的手指掌心,隱含了孤獨、痛苦地抖著。

「媽媽。」
從那天起,我就成了他──弗羅的媽媽。
過了很久的以後,我覺得那天會撲在我身上哭的弗羅,才是他最真正的時候。
平常彆扭的要死要活,可是脆弱的他是可愛的。

聽起來很損兒子,可是誰叫他。

「媽你不要這樣寫,我的形象都被你壞了。」
弗羅這時候就踩在「Backspace」鍵上,把我先前寫完成「愛的見面記」給完全刪掉,我正想指頭一伸把他彈的遠遠的,卻被他給逃了。

可惡不是我說,先前給菲家的菲爾傳授什麼古怪的祕技後,居然這麼會閃躲他這個老媽子的彈指神功?!

「什麼彈指神功?你連用橡皮筋射我都可以射到旁邊的布偶娃娃。」
看他冷笑,我直接操起一旁的毛巾用力地朝他丟去──!

「吐嘈我?哇哈哈這下中標了吧!」
看著小弗羅在毛巾裡翻滾,我心裡得意著。

「臭老媽你給我記住──!」
悶悶的聲音從凌亂蠕動的毛巾下傳出。

嘖,真是老套的戰帖……
不以為意地挖挖耳殼,微笑。

滑鼠旁的溫熱綠茶還飄著霧白的水煙,扣緊杯耳輕啜一口,手指快樂地在鍵盤上舞動。





這是所謂的養成嗎?
怎麼看起來弗羅是被撿來的啊?(被打)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