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聖誕 同樣的雪
兩個身處異地的夜行者
心情卻有著 不同的複雜
同樣的雪人 同樣的鈴聲
在一年一度的聖誕節裡
對他們 卻有著不同的意義


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夜當天,亦是耶穌基督誕生的日子。

路上的行人匆忙的走過,沒有留心高樓大廈上的新裝飾。輕如鵝毛的雪片,從天上不斷的飄落,猶如暮秋的落葉般,伴隨著深深的嘆息掉地。

達倫走在一個城鎮的近郊,看著滿天飄忽的飛雪,銀白的世界,深深的嘆了口氣,蹲下身,右手輕撫著地上的白雪。少數的行人從他身邊走過,對這怪異的行徑瞥了一眼。

那一年,雪,也是這樣的白。那一年,在離開家鄉的前夕,他和史提的最後一個聖誕節。

假設未來是X,我們就是X前面的係數。等於後面的數字,都跟著X的變動有所更改。未來,是個變數。

就在那一年後,兩人失去了彼此相伴的聖誕節。

他倆,擁有的回憶。共同的過去,共同的經歷。

雪,飄的越多,累積在地上的雪層越厚;雪,飛舞的動作開始停止。蹲著愣在地的達倫,柔軟的青絲上、圍在脖子的毛線織品、身裹大衣的身軀,都覆著一層不甚深厚的雪。

看著雪所精心佈置的世界,達倫緊盯著凍紅的雙手看,來不及與大腦連接的神經系統,直覺的為他下了個斷定。這空曠的空間,實在需要點裝飾。一切都霧白著,大地的生物,都為雪所彩色,單一的白,象徵著純淨。

飄下的雪,開始停止他的繪圖,看著這一片白皙,滿意的笑著。

安寧的世界,靜謐的連風的呼嘯聲都聽的見。達倫專注於手邊的工作,修正、裝飾眼前的雪人。一雙圓圓的眼睛,長長的鼻子,帶著毛帽頭顱,還一對充當雙手的樹枝。本是雛型的雪人,在達倫的巧手下,變的可愛、精緻多了。

但,這雪人,少了表情。

隨著雪人的完成,達倫的神色開始黯淡了。方才雕塑而起的雪人,缺少了溫暖的點綴,友情的妝點。

他多麼的想念他呀!在夢裡,總有著他的身影,他欣喜的想追上去,伸手攫得的,卻是無盡的黑暗。

付出慘痛的代價後,換來的卻是無邊的痛苦。永無止盡的幽徑,帶給人的,卻是永遠的絕望。

看著眼前的雪人,達倫悽悽的笑了,趁著臉上的溫熱尚未落地破碎前,轉身離去,留下了個不是微笑,也不是慍怒的雪人,留在原地,睜著雙眼楞楞的看著這一片微微反射著月光的雪世界。

離去的人影,逐漸的朦朧,逐漸的小去,晃動的隱沒在雪幕下。達倫的前腳剛走,有個人,朝著達倫剛才停住的地點緩慢的靠近。冰寒的臉,帶的是一副難以摸清底細的情緒面具。

不易動搖。他,不像湖面一點,就會出現逐波畫圓的漣漪。

模糊的身影,由遠至近,開始清晰。清瘦的身形優美,纏繞頸項的圍巾隨著寒風的吹動而飛舞,一頭銀色的髮絲,也恣意的飛著。

不多時,他看見了雪人。原本黯然失色的雙眸,竟開始出現神采,甚至…有些激動和回憶的味道。

「達倫…」他憶起了友人。這是屬於他們的共同雪人。那一年的聖誕夜,一同雕塑、裝飾的雪人。「你親手做的,對不對?」喜悅之情,浮上心頭。「那,為什麼,你不畫出他的笑,或者,他的苦呢?」淡淡的哀愁,取代了這銀髮男子的神色。

以往,他倆,總為了誰來替雪人畫上表情的事情大吵一番。

「我管你!明明是我贏,你耍賴!」那是小時候的達倫。

「哼!我理你。」翻了翻白眼,拿起樹枝往雪人的臉上一畫。糟糕了,是下垂的嘴角。

「臭史提,你弄壞了雪人!我絕不饒你!」怒氣沖沖的達倫,將史提撲倒在地,繼而,兩個人扭打了起來,久久不分開。

「納命來!」「我才不怕你呢!」「去死!」「你去跳樓!」…


「達倫---!!」史提朝著四周大喊,但,無人回應。替他回答的,是那又開始飄雪的天空。吶喊的長嘯,竟藉由了空氣粒子,傳達到了達倫心裡。然而,繼續步在雪地的達倫,似是接收到這從遠方傳來的思念。

「史提…」低聲叫了友人的名字,回過身看看那持續飄落的雪花。又是一笑,悽悽慘慘戚戚。再次轉身,在雪地上留下深淺如一的腳步,走了。

遠方的他,知道達倫不會回來了,兩行熱泉,慢慢的湧出。凍紅的鼻子,開始有了暖意。淚珠,不經意的垂下。史提以他尖銳的指甲,割開了手心,用那滴落的鮮血,在純淨的雪人上,畫了一抹上揚的嘴角。

那是達倫最愛的表情。

留了一地血跡斑斑,這回,離去的人,是史提。

雪,繼續紛飛著,埋沒了地上兩道離去的足跡。無人留意,這郊野上的雪人。

「史提…對不起。」傷痕累累的達倫,累的癱在地上。

「我也向我的無賴感到抱歉。」同是滿佈血痕,史提的傷口,再怎麼也只有區區之數。

「那是我們的雪人唷…」「對呀,我們共同擁有的…」


飛雪,開始大起,茫茫白色,掩沒了這些色彩。滴落在地的殷紅、待在雪人上的毛帽…通通消失不見。好不容易立起的雪人,終於在雪花的覆沒下,漸漸消失在地平線。

雪,還是紛飛。聖誕的夜,繼續伴著月沉淪。風鈴上的敲擊,持續的響著。

沒有共同的夜,但有共同的回憶,與共同擁有的雪。在相同的地平線,他們終有相遇的一天,終有在一起的聖誕夜。

93/12/25 7:00:34 PM BY秋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