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當我和你再度聯絡。

其實我無法分辨心中的興奮是出於何種情緒。
是只想聽聽你的聲音,感到很幸福而已?
還是想欺負你,讓你生氣?

噢噢,我覺得你總會撇清關係。
就跟我每次不正面回答你的問題一樣。(啊那我說實話吧,矛盾那篇的確在寫你囉)←大笑
反正你也把我從好友名單裡開除,根本不用擔心你是否看到。

看到了又如何?
我都跟你吵架了。

我必須說,你在我心裡的地位很不一樣。
你對我來說,很重要。

我不明白,你那時會想去做傻事的無助和難過。
但我希望我伸出的援手,能幫助你重新站起來。
那個「(抱)」的意涵僅只是加油打氣,你隔天傳來的簡訊只讓我氣的發狂。

「除非妳是我姐我才給你抱」
聽到這句話就非常幹醮。(←這樣你知道為什麼我要生氣了嗎?那句話讓我覺得你曲解我的好意)
喔好啦好啦,說不定這種好意你還不喜歡呢。

後來,後來我也覺得我不應該對你說「去你的」。(不過你可別忘了先前你也是說過這些粗話的,不管是對誰)
畢竟你不是夆倫,也不是子夏。
更畢竟,你無法和他們一樣,和我在一起相處就像哥兒倆。

每次他們有什麼事幹的要死,我會說:「喂喂,別老是幹來幹去。」
可是他們直爽表現出這種感覺。
雖然夆倫有時候會說澄姐你還不是老是幹的要死?

嗯,我發現如果哪天少了夆倫跟子夏,我們班會變的不好玩。

我不可能成為你乾姐。
除非你能跟我妹一樣前天吵到不想理會彼此,可是過了三天我們還是姐妹。

你也不可能成為我乾弟。
因為我覺得我一定會欺壓你。

沒錯,我反而不覺得我們吵架有什麼不好。
因為你說,我們是朋友。
然我認為不是超友誼朋友,更不是什麼知心朋友。
在那之前,你和我已經相隔千萬里,心聲遠在彼鄉傳不到咱們的耳裡。

但如果是好朋友,我們更會吐嘈彼此,更會知道對方的缺點。
雖然我家的小安安跟每個人都好,若真要她說我缺點在哪,欸那可是一籮筐都裝滿到月球的。

還有庭宇。
上禮拜發生了一件讓我感到很討厭的事,我不喜歡也不想去忍受,所以我哭出來,淚流滿面慘的很。
我只是哭,也只能哭,就在她懷裡。

而她只有一句話。
「只有靠自己堅強起來,我僅能在背後支持你。」

這是難過的時候。

生氣的時候,最常是夆倫讓我出氣。
我只會說一句:「我現在生氣ING,別煩我。」
他只會嚷嚷幾句就走開什麼也不問。(假使問了我只會說:「揍你喔」)
等風雨平定後我跟夆倫又是哥倆好。

嗯,夆倫會不會討厭我啊?(←被打)

你呢?
你說我們不要有虧欠彼此的歉疚。
你也說,你很在意那件事。

那麼,你就什麼立場去在意?
你以什麼角色來向我說在意?

從先前聯絡到最近這樣吵架,我付出的代價是失去你的音訊。
從你將我從好友名單除去就是最好的例子。
感覺你在報復呢。(托腮微笑)

我已經很努力不去回想先前,你明明跟彥慧要我的電話,卻在傳了簡訊之後刪了(吧?),然後再跟瑞瑞要一次?

哼,法律是沒規定你不能這麼做。
不過迂迴得知這種事的我,聽了很傷心難過。
之後再想想,根本不必為綠豆小事操煩。

儘管我們有那段過去,我不覺得我在你心裡有任何份量,以現在來說。
如果你真的想要劃定一個關係,那麼請你不要曖昧不明。
你痛苦,我也不好受。

我對自己的立誓會遵守,繼續淡淡地愛著你直到我高中畢業。
然而我發現困難了,因為吵架。
我向你說對不起,就算你可能收不到。
我也向自己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

好了,懶的跟你囉唆。
最後,我也發現我和你就是這樣。
我的思慮太快太粗神經,沒辦法曉得你的細膩;而你一貫的隱忍,我也無從發覺。

我知道你很好,我也知道你很溫柔,我更知道你看起來雖沉穩內斂實際上爆發起來就像火山。

我說的不算正確,但這是我的感覺。
我很喜歡你,真的。

算了,就這樣。

唉,涵羽(2)有點小可怕,雖然她是女生。然而本人我徹底覺得她生錯性別了。
每次被她「調戲」(←這樣說還不算過分好嗎?),都覺得會被她吃了。
有次在游泳池邊跟她打架,差點被她給撲倒在地直接18禁。
↑噓!小孩不可以亂看!

啊啊,好可怕喔(淚奔)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