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
沒錯阿,就是感冒。

不是很普通的發個燒,咳嗽一下過一個禮拜就會好的普痛病毒感染。

拖了太久的咳嗽症狀,終於病發成輕微肺炎。

因此,生平第一次。

生平第一次,打點滴。
生平第一次,要住院。
生平第一次,因為如此一場大病躺在床上兩三天。

所以我說嘛…

我再也不要生病了啦!(翻桌)

被灌了一大堆莫名奇妙的食品──不過很神奇的痊癒。
痛苦的吃不下東西──好吧,我有瘦耶。


發燒好久,痛苦非常。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