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花了點時間把三上到三下所發生的事情做了點整理。

其實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反而是越想說的事情越多、感情越豐富的時候,言語更無法表達。
小六快畢業的那一段時間爲了畢業晚會音樂劇的女主角,遭到同學排斥。
甚至,過去的積怨就在那時爆發出來。

很難相信那不短的時間裡,能勇敢的撐過與成長。
自己相信的好朋友跳槽,跟著孤立自己,這些場景也在國三重新上演。
不曉得是自己太過正直(有擔任糾察)或是真的太單純不會玩弄心機,一夕間被同學排擠。

賤人、智障、低能兒…
任何能想到的污辱字眼幾乎栽在我身上了。
那一段時間我過的很痛苦。
想哭不能哭,想笑不敢笑。
在事情開端時而不了解的父親也先責備我,說是我錯在先也不一定。

現在回想起來,我也不怎麼計較了。
畢竟只看到片面之詞,而他的女兒有時就是那副樣子,得罪人也不如何稀奇了。

當時我會想坦言父母及老師,只是想有個依靠和安慰。
但大人已經過這麼久日子,吃過的鹽比我們還多,也是能用幾句話敷衍了事,不要在意、不予理會云云幾句話罷了。

後來的某日下午,晌和太陽正暖,我想通了。
豁然開朗的感覺真好哪!
也就那句話:別拿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說起來也很沒說服力,得到的啟示當然不只這些。

他人的怨恨也是別類的肯定存在。

看過吸血鬼獵人D系列書的人都知道,D是被貴族討厭的存在──混有骯髒人類的半吸血鬼,但對人類來說,或救世主或和貴族同黨的夜行生物,會匍匐到頸口上吸血的惡魔。

勢必也想到了我愛羅。
我愛羅爲了證明自己是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不顧一切殺害生靈以讓人害怕,這樣的惶恐在年幼的我愛羅心理更能確定自己的存在。

不過我愛羅要是能想通這點,很多無辜的生命便不會被殘害。
我想岸本老師是要特意安排一個與鳴人內心極端的腳色吧,真是厲害。

後來我也不再多想了。
但我想試著解決這件事,實際上是很多人對我公開辱罵的。
雖然我們才這個年歲,犯了法是會減輕刑罰,卻也不代表我們能公然的越過界線。那時我內心是激動的,但我還是心平氣和地請我冬辰姐幫我解釋一些刑法上的條文等。

依照他們在家族裡寫下的那些文字,應屬公然侮辱罪和誹謗罪的範疇。

然在我請輔導老師處理期間,事情並沒發生順利。
不可能每件事都照著我寫的劇本上演,這天地可不是我所創造的。
當他們接到通知,當下反應便是我「告密」。
(字眼用的難聽是照著他們內心反應所寫)

某A說:「啊阿,賤人一定是不敢跟班導講啦!待不下去就滾啊!」

聽到這句好傷心的同時也好生氣。
她憑什麼叫我滾阿?!
大概是因為身為獨身女被寵壞外又以他自己為中心了。

如果要把在輔導室裡的事情也一併說說的話,就會很長啦!
其中有些過份的對話是讓我很想呈現的,但我可不是在控訴啊!

會寫下從之前到現在的心路歷程也是想寫下我的成長。
相較之下他們的不成熟(我不敢說我自己有多成熟囉),我沒有正面回應是不是就是他們的孬?
好吧,孬就孬,總比爲了正面應對而呈了與你們同樣心智不全、愛計較、自以為是的小鼻子小眼睛好吧?

總之,這個世界太大,什麼樣的人都有。
還只是個中學罷了就出這麼多教養差勁的學生,讓我哀嘆不已。

世界不是我的,所以台上的戲碼也不一定令人滿意。

每個人也許只有待在自己的小小空間裡才會感到快樂吧?
但這是個群體,而不是自己。

這就是我所體悟的。

最後,也要謝謝他們。
如果他們不刺激、不辱罵我,我也不能看清他們、不能看清這個世界。
更無法成長了。
感謝你們。

也謝謝一路上陪著我的朋友和支持我的人。

“請不要將我想的太堅強
什麼難關 都能闖
我也想脆弱 這樣
才 能靠上你的肩膀”


95/2/25

全站熱搜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