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每件事同樣重演,在隔一段時間之後?
分手,早已太平常了。

彷彿是段戲碼,不過是重演罷了。
在不同的劇情裡,在不同的佈景裡。
輕輕一句話,帶過我的震驚。

他說得輕柔,對我來說,卻如雷擊一般貫穿全身。
難以忍受的心痛,對麻木了心的我來說…只是像螞蟻走過一般,酥麻而毫無知覺。
亦或者,讓渾沌掩飾遲來的痛,才是椎心刺骨的打擊。

因為他母親的緣故。
呵。那當然。
自己的小孩在國中這「求學階段」,有了這一段插曲的影響,為人父母誰不擔心?
也不能怪他吧?!
至少,我還能見到他。
不是不見,只是再見而已。

如果他不答應和我分開,只有轉離這個學校。

他說的一點也不拖泥帶水,但我聽出他的哽咽。
他的難受我明白,我何嘗不在他說出分離的時候震懾?
好痛,好難受…
說了沒感覺,只不過是以麻痺自己做為藉口。

因為你,我找回落淚時的傷悲。
失去了你,我懂的落淚。
再次為你低下晶瑩的淚水。

好不容易,你成了我唯一能在路上倚靠的杖。
現在,我又得重新站直,開始我孤單的、遙遠的路途。

穆恩呀!請讓我對他說一句話。
我愛他直到他不再愛我。
不管他此時想的是何方佳人。我懂我的情,放在誰身上。

分離了,我們的距離遠了。
我只能遠遠的看他,靜靜的愛他,在他看不見的地方,默默守護他。

2005/4/28 1:20:06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