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了某種奇妙的輪迴。
但有時跨過了界線半步,就想跨過去一整步。
我知道這樣不行。

分離,久了一段時間似乎就習慣了。
久的我感到,對別人好一點是沒關係的。

這學期以來我似乎沒怎麼取悅自己,而是太過放蕩。
不曉得一開始講好的目標沉墜哪大洋去?
就如陳奕迅的浮誇一詞,我假裝是笑著,然而真正的情緒何在?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