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
【公告】
歡迎光臨,我是夜秋。

加好友前,請入自介閱讀,三思而行OW<

如果有什麼想法想告訴我,匿名指教表單請走任意門

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或許當我把淚流完後,我會想懂。
為什麼要這麼說?老實說,我不知道。

那天,我收到越的簡訊,發現文字裡的他跟以前一樣溫暖。
跟去年時有點不太一樣。
我們兩個人,我和他,說不定都抱著一點點的遺憾吧?
然而,都過去了。
我用了好久好久的時間,才能忘記他曾對我的好、愛以及溫柔。
可是,當我有點空想起他的時候,卻湧起想哭的情緒。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那弦月,孤傲地僅有一半的殘。
倚著窗扉,他嫻靜的臉上落著銀白的影,淡妝一樣。
朦朧的雲霧沉靜地微笑,徘徊不去,似是嘲笑著夜半的落寞。

闃寂間,他旋開身旁的酒瓶,往還盛了半滿的杯中小心翼翼地倒入,直到杯滿。深沉的瞳仁卻是波紋不驚,依然望著窗外縹緲。
俐落的手勁直叫人驚呼。

又是一個須臾。

他一直緊繃的神色終於輕微鬆懈,頓時無以形容的疲倦爭先恐後地在那素雅的面容落下烙印,恨不得留個蒼白的顏彩。
文章標籤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