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每件事同樣重演,在隔一段時間之後?
分手,早已太平常了。

彷彿是段戲碼,不過是重演罷了。
在不同的劇情裡,在不同的佈景裡。
輕輕一句話,帶過我的震驚。

他說得輕柔,對我來說,卻如雷擊一般貫穿全身。
難以忍受的心痛,對麻木了心的我來說…只是像螞蟻走過一般,酥麻而毫無知覺。
亦或者,讓渾沌掩飾遲來的痛,才是椎心刺骨的打擊。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