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在先↓

圖片版權:冠冠
文字版權:楓吟、夜秋


CIMG6366



版本一 by作者:楓吟

  「吳邪,別動!」

  「耶?!」大腦還沒消化完那句的意思,身體卻已經乖乖停下,吳小老闆對於這樣的自己真覺得它娘的窩囊!

  看著小哥逐漸放大的臉龐,吳邪的腦袋逼近當機狀態……狗日的他到底是要先推開小哥還事先閉眼……

  等等……為毛老子我要閉眼啊!!!!

正當咱們親愛的小三爺腦子跑題之際,張加小哥持續接近中……

  「呃…」很沒節操的閉眼了!





  "啪"




  「嗯!有蚊子!」


  「操!」









版本二   by作者:夜秋

  「吳邪。」
  「啊?」吳邪一回頭猛見悶油瓶貼那麼近,差點下意識就扔出黑驢蹄子罵罵咧咧一聲粽子滾回蒸籠去。

  看見小哥水潭身處般玄黑的雙眼,吳邪故作冷靜壓抑迸個老高的心跳,不自在地回望。

  他娘的,三爺我怎樣娘兒似的不知所措?

  張起靈只是靜靜地瞧著,吳邪溜地轉開視線,深怕這謎到黑洞去的小哥下一秒就雙眸射出兩道激光在自己身上灼出洞來。他才想著,餘光瞥見張起靈身上浮現的鋼青麒麟,像是一把躍動的黑色列焰狂野襲捲,卻又納悶這警報似的圖樣應該是在斗裡那危機四伏的地方才會出現,這家裡雖夏涼暑蔭,外頭可是豔陽天,難不成小哥短路了?!

  吳邪未經多想便伸手對著張起靈是裸的上身輕薄幾下,沒留神悶油瓶眼神一瞬,驚人也驚神驚鬼長的手指已攫住自己下巴,在吳邪慢半拍地抬首,軟醇早被含住,輕啃舔咬,未及反應的舌也給纏綿一番。

  當他真回神時,只剩牽在他和張起靈嘴上的銀絲提醒吳邪,小哥不只短路還直接起火燃燒了!

  「吳邪,起靈。」悶油瓶說。

  「起靈……」吳邪此時的表情傻愣又帶點微醺幸福的模樣,直接開封了悶油瓶,又扔根火柴,開始熊熊燒起。

  張起靈沒多客氣,又一口吻下。



  吳邪事後只想的起一件事。

  「他祖宗的老子不是兔兒爺啊!」揮拳。

  卻又甘願淪進張起靈沉默的溫柔裡。
創作者介紹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