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因為進度擠在一起。

解剖,分化,有機,普物。


老師你很奇怪耶。
普物只講觀念,講義也沒有說非常清楚。
你考試的方式想長怎麼樣啊?

要是被我爸聽到,他會說:「自己不會去想辦法喔?」

哼。

「愛情對你來說是什麼?」祐辰問我
「糖果?巧克力?」我說。影像在腦海中亂跳。
「就吃的食物。」她給我個方向。
「水。」影像定下來了。我說。
「為什麼?」顯然她很疑惑。

「因為水很重要啊,占了人體的百分之七十。雖然平淡而無味,但妳對它說好話就會變甜,罵它就卻會奇臭無比。」
有聽過那個實驗吧?

「這樣啊。那,感覺呢?」今天一起吃飯,她問我。
「痛吧?」
「咦咦?」祐辰的疑惑更大了。
「因為我跟他相隔半個台灣,對想要每天看到對方的人,是會感到痛的。思念是一種椎心,即使久久見一次面,要分別的時候依舊捨不得,也會難過啊。」
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怎麼這麼問啊?」平常我也很少在跟她聊這個。
「就我覺得啊,談戀愛的人好像很多煩惱。」原來她在想這個。
「因人而異吧。」沒錯,我一直都這麼想的。每個人想法不同呀。

然後,我想到我曾經跟寶貝說。
「你是我的生命之水。」
「?」那時是不是聽不懂啊親愛的。
「因為水對人很重要啊。」這下他懂了。

所以啊,你都說你累了,就丟下我去睡覺吧。
可是又覺得,似乎聊沒有幾分鐘。

都沒問你好不好。
系際盃怎麼樣?
普物考得還可以嗎?
有沒有吃飽?

哎。
很煩很煩啊。
想說又說不出口的感覺。
反正,我也只會說是我在矛盾。

寫再多,我也是自己看著我自己。
嗯,對著鏡子那樣。

好吧,來人,給張床,一個大軟枕,和玩偶熊。
似乎是入睡的好陪伴。
創作者介紹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