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辦法解釋。
還是我又再一次的遮住自己的視界?
然後偷偷的自己流淚?

總是對一些人很憐愛。
即使我有個他。
仍然想對你們很好,讓自己非常的喜歡你們。
長不大似的,像個孩子般執著,手裡攢著可愛的充氣卡通氣球,不肯鬆開。

有時候,一個人。
會寂寞的,會害怕的。

「別超出心中的那條線,知道嗎?」你說。
我很知道,制約那樣。
每次想起你們,心裡總是有點感傷。
會模模糊糊的笑著,卻也有些想哭呢。
好希望能夠回答這些為什麼,如果我有答案的話。

對了,既然是日久生情。
時間久了也會淡忘吧。
最近是常常出現在之前低頻率現身的即時程式。
之後就會關掉了。
雖然很容易讓人找不到。
只好無奈的笑笑。

我愛他,我知道。
你總是提醒我他對我很重要。
你們也總是說著希望我和你可以在一起。
苦笑著我回應,我並不是健達出奇蛋。
所以沒辦法三個願望一次滿足。

也許我該慢慢得離你們遠一點,而非越來越靠近。
遠遠的能看見就好。

距離是人設定的。
所以誰說都不準確。
我愛他,他愛我,我喜歡你們,很喜歡很喜歡。
可是也要想想容忍我的他,如果是我站在他的位置,心情又如何呢?

我不能常常陪他,也不是每天都在他身邊。
他會不會寂寞?
他的心會不會難受?

當你們在我身邊,我笑得很開心的時候。
我會暫時忘記我和他很久沒見面的這件事。
而當我笑不出來的時候呢?

我的年紀已是個青澀卻逐漸成熟的年輕人。
心裡卻住個單純天真善良卻有點貪心而又感情豐富的孩子。
成就內的、外的、文字的、口語化的我。

知道是不對的,知道他會不開心的。
仍會不小心的犯錯了,然後小心翼翼的賠罪著。
再默默的責備太僭越的心。

我曾經說。「所以只好越走越遠,讓你漸漸忘記我。」
可能只是想逃避寂寞,像疼愛個懂事的小孩子般,去寵愛你的存在?
我不要,因為那是不對的。
我不行,因為我不會背叛他。

然而我知道自己不是聖人。
只好緘默,日復一日。

我很期待看見他,卻也害怕看見他。
感覺心都要從喉口跳出來,但又不想淚流滿面的催著他回家。
忍住嗚咽,在寂靜的每個夜晚。
冥思空白,在寒涼的每次道別。

也許吧。
只是像疼愛個孩子般,喜歡著你,和你們。
不常見面的話,你就會慢慢不記得。

那我就小小的祈禱,這些湮沒的情感會成為我更加深愛他的每一分每一秒。
創作者介紹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