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重要的日子,這麼炎熱的天氣。
我要陪我家小牛考試。
當然還有我們班其他人。

在二中,有冷氣的休息區吹不習慣。
因為家裡只有電風扇。
窩在外面看本草綱目,背的一知半解。
小牛還在慌,我卻不知道怎麼安定他的煩躁。

哎呀你還是偷啃了幾口。
中午真的好熱。


七月一日事記。

起了大早坐火車到沙鹿,再換巨業到台中,省了四十塊的車錢。
到台中火車站已經八點十分了,小牛第一節物理是八點四十分考試。
再如何心焦,九號公車還是十五分才來。
結果一開開到大雅郊區,還告訴我坐錯了車。

雖然路上就發現趕不上考前加油。
(小牛我錯了OTL)

明明路線圖上就標了台中二中,公車前頭還寫著九號大字,敢情我眼花看錯嗎,司機先生?
(事後回去總站問,發現根本是司機沒有按既定路線開= =)

結果,踏進二中已經是九點半的事了。
……然後ˇ人家不敢進去
什麼個不敢,是覺得進去很奇怪啦ˋˊ
只好在外面吹自然風,其實還挺涼的。
然而太陽挺毒辣倒是真的。

意外的發現指考後援部隊只有四個人,其中一個半途跑了。
Jerry蠑螈怕熱嘛──當然要回家泡泡水XD
跟著子桓進到考場,老趙笑著問說來幫同學加油啊?
輔導老師一邊發便當一邊說,是不是太想我所以來啦?
我有點愣到孟容姐的問題,馬上回神說,沒錯沒錯有沒有很感動?
結果她說,明明愣了一下該不會是敷衍我的?

「嘖,怎麼可能敷衍呢?我當然得想好讓妳超感動的說詞囉(笑)」

中午跑去KFC找爺爺要卡啦雞腿堡,差點趕不及下午的課。
沒有陪小牛進餐感到遺憾,還半路收了個法式布蕾。
「有兩個,給妳的。」@@小牛的媽來探視乖兒子考試,還帶了冰毛巾。
趕公車的下場是忘了把午餐錢給子桓涵。

是說那個布蕾真的很好吃。

下午沒有陪堂,上完GVO就回家。
到沙鹿換車的時候幫大璇買了個小饅頭麵包。
在復興號上和小臻吱吱的聊天,說了好多好多。
不經意提了和翁導的對話,眼淚收不注地滴落而下。

我還是……好痛好痛……

回家,只玩了世紀帝國就累的睡癱。
小牛撥了電話來,說頭暈暈睡在浴室外小片刻。
讀不完的書明天要考的試,我還是催他去睡覺。



七月二日事記

今天的車是5:59,晨起的大風讓我飆了五分鐘才到火車站。
在關鍵性的幾秒買了車票衝向月台趕上了車,還好。
雖然跑的很累。

到了二中。
這次搭的九號公車終於停在二中外的道路邊了,我好感動。
(之後每次,我上公車前都會問一次有沒有到我要去的目的地)
「我在外頭」,電話的那端小牛的聲音說。
爬上樓梯拐個彎,小牛翻著滿是外星字的英文參考書。

哦,雖然還是緊張和煩躁,他還是努力背著單字。
我才走進休息區,老趙就說「小牛在外面有沒有看到?」

……嗄?
……老師您今天被熱到嗎?

十點四十分考國文,GVO中高級的課是十點半。
要問陳建弘的先修微積分課程,提早去做了車。
……結果,下午三點才開始營業。

然後要去上課的時候發現昨天和今天的課程是一樣的。
囧rz
跑去四樓自習了半小時,又搭公車去火車站問暑期課程。
哦哦,剛好趕的上陪小牛吃飯。
無奈的是來了第一台九號車因為靠站的其他公車太多,直接呼嘯而過。
(─消音─)
算了ˇ小牛要我慢─慢──來───

當飢腸轆轆的空腹得以滿足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半的事了。

拎著午餐赱到這兩天窩著的地方,問過小牛吃飽沒。(牛:吃飽了──)
背包午餐扔了地上,跑進休息去問候大家。

「嗨嗨ˇ考的還可以吧?」我笑說。
「你是來找小牛的喔?」馬哥啡了一聲。

……啊我是不能順便來看馬撈魚玩肥肚順便行光合作用喔?!(青筋)

哼哼ˇ我要去吃午餐了。

端起我的茄汁炒麵,舒適地窩在小牛身邊,開始大口大口進食。
這時,小牛暫且放下了書,拖過身邊的東西一項項拿出來。

「水果(蕃茄和櫻桃),等一下看要不要吃。Dakara一罐是妳的,我也有啦。還有……蛋塔。」還沒拿完我臉都綠了,「嘖嘖,對女朋友比對兒子好。」

(驚)

什麼什麼什麼?!為什麼──!

「你媽知道我在這?!」我差點沒噴麵耶──
「我不知道啊,她就拿來然後說要給妳的。」
= =a

同學櫻桃很貴的啊啊啊(吶喊)
一直到回家我都覺得很囧……

不曉得這兩天是來陪考還是怎樣。
不過,實在好累ˊˋ
雖然考試的不是我。

辛苦啦ˇ各位指考生

快被太陽烤個半焦的我要好好休息一番──(拖被)(蓋)
創作者介紹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