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禮拜五的晚自習。
翁導看到我,把我招呼了去。
當時我在裝水。

是為了補端午連假,所以大夥兒被多綁在學校一天。

老師先開頭。
他說。

「怎麼了?」
(在他叫我過去的時候,我就心裡有數了。)
我沒回答。
「妳這麼聰明一定知道老師要講什麼。」

我沉默了幾秒,開口。
「人家說聰明的不都在裡面嗎?」
我往一班的方向指了指。

人,活的太突出有時不是件好事。
所以,照一般人的想法和觀念回答好了。

「誰說聰明一定是這個樣子?」
他邊改公民講義,邊和我「聊天」。

「有沒有什麼想告訴我?」
「願不願意把老師當朋友?」
「說說看,好嗎?」

當他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其實沒什麼好說的。
而且老師這麼「聰明」,應該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我還是沉默,因為怕情緒激動只會哭不會說了。

(這樣的我,還是夜嗎?)

「怎麼會這麼不小心?」他皺眉。
「老師不希望妳覺得我很老古板,要訓話之類的。」手邊還在批改。
「要不要我去拿衛生紙?這樣我就賺了妳的眼淚耶。」我笑了兩三聲。

「賺來幹麻?煮巫婆湯喔?」我打趣的說。
「所以妳的意思是,我已經煮了不少配方賣出去這樣囉。」
「嗯嗯,要不然呢?」
老師看著我成長三年,應該對我的冷梗很無言。

「老師都知道吧?」我選擇這樣回答。
「嗯。那想不想跟老師談談或聊聊?」換了下一本講義。「什麼都好。兩個妹妹都直升嗎?」
「對呀。榮譽直生班。」
「平常都怎麼叫她們兩個?」

咦?怎麼突然問到這個= =

「妹妹啊,有時候會叫名字。」
「會跟她們說這些事嗎?」

不會。
我搖頭。

「通常不會有人聽我說啊。」
已經多久了?不再坦誠。
即使是謊言,依然要接受。
明明是扎心的痛,卻沒辦法改變什麼。

「老師都跟師母說,她是我第一個女朋友,也是我最後一個女朋友。」
嘿嘿,老師上課講過喔。
「師母也說,老師是她第一個男朋友,也是最後一個男朋友。」

「師母相信嗎?」嗯,我知道答案有很多種,不過……
「其實夫妻結婚後,在一起久了,對這種事情也……」
你知道的,對方都在自己身邊了呀。

好吧,還是有很多「外遇」的案例存在。

「先不說這個。」他稍微停下筆,看了看我。
「妳覺得你們會在一起多久?這樣問好了,妳有想過會和他結婚嗎?」
這真是個……長遠的問題。
「……有。」要為自己的未來鋪路,儘管存在著未知的變數。
「那畢業後呢?怎麼連絡?電話?」
「老師,要錢欸。」我不是說不打,是要克制啦。「就寄信吧。」
「即時通?MSN?」
我點頭。

其實我知道,老師最想講的是什麼。
要想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然後,老師又轉了個話題輕鬆一下。
「妳想知道老師到結婚之前的女朋友有幾個嗎?」
噢,我很擔心老師在跟我聊天的時候,講義上的勾勾會不會打歪。
「呃……老師要講嗎?」

(這是我跟老師的秘密,所以就不多寫了,想知道的自己問我。)
(補:前提是要保密。)

老師突然嘆了口氣。
「或許妳會覺得老師很頑固死板,講些妳知道的話來說教。」
嗯,我是都知道。不管是身邊的人說,還是從一些書上看來的,或者很肥皂的電視劇台詞。
「以前我帶的那個班更多。」
「?」我一頭霧水。
「有現在還在一起的,有上個月分手的,有畢業沒了的。」

啊啊?畢業就……
當下我吞了吞口水。
想到小牛曾經說過的話。

「在一起沒有關係,但是要尊重別人的感覺。」
「我們希望別人尊重我們,那我們也要尊重他們。」
(簡言之就是「自重之,而後人重之。」)
「如果你們今天在外面,牽手或擁抱,親密一點……」老師聳聳肩,「我覺得OK啊!為什麼不行?」
「但是這裡,有規矩盯著。」
「因為上頭的人不許。」我低聲說了這句話,在老師說話的空檔。

「就想想,當妳看到班上其他人,也這樣親暱的時候。」我知道,老師想表達的意思。
「觀察人很有趣。」
比如說先前的牛和小笨蛋。感情很好,大家嚷著湊成一對。
雞丁跟砲安。會讓人捧腹。
萱子跟沙豪。好像小孩子在玩耍。

(不過,小牛真的很喜歡小笨蛋……)

然後。
快下課了。老師一直看手錶。

「會不會覺得老師邊改講義邊跟你說話很沒禮貌之類的?」他抬頭看看我,手邊不停。
「不會,這樣比較有效率。」

「孩子,妳不覺得做很多嗎?」
什麼?
「……是指什麼?對學校的話是很多啦。」是這個嗎?我不懂。
「不管,不管是不是那些。」
「我不知道妳的想法是什麼,但是妳已經為他做太多了。」
我想我臉色發白了。

那一刻,即使只有短短幾秒。
有種冰冷的感覺,刺痛全身。
我,怎麼了?

「呃……應該沒有吧?就……算幫忙吧。」
老師,不要這樣憐憫地看我。
我真的會哭……
「不管是因為什麼理由,他要指考,而妳希望他全力衝刺,什麼都好……」他又改好一本講義了。「等全部都結束了,就讓他自己來。」

我懂那句「做很多」的意思了。
一年前有人用另一種方式跟我說過。”只有他快樂就好嗎?妳呢?”

「老師不希望,妳一直再退。」可不可以,別再說了?因為我都知道……
「退到最後,怎麼辦?」
一年後,換老師跟我說。”老師不希望一直退的人是妳。”

淚,噙不住,滾落。
總覺得,好難過。

「想一想,再想想,好嗎?」
我點頭,眼眶紅紅。
九點的下課鐘敲響了。

「回去吧,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老師。」
有老師這句話就夠了,說真的也不敢麻煩。

拖著椅子回教室,看到小牛,臉上有著說不清的冷冽。
「怎麼啦?被叫去訓話?」
我忙著收東西,但也不想讓他看到我臉頰紅紅的。
「才不是,表情這麼可怕。老師找我聊天啦。」
小牛沒說什麼。

之後。
我們兩個背著書包,一起慢慢往宿舍的方向走回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秋 的頭像
夜秋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