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我很假。
有人說她不能習慣我這樣。
有人說我很煩。
有人說這我不能知道,而他也不想說。
有人說,有人說。

我想知道究竟怎麼了。
是我變了?
還是我更幼稚了?
或者,是我錯了?

我想試著相信他。
我想表達我珍惜她。

是不是我用錯方法了?

我覺得,似乎是我無知了。

我很想哭,卻不能哭。
這其實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糟糕的卻是寫著寫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
但是有的人眼裡不是寫著「妳不要再靠近」就是「我不想說」。
當然也有「不要再問了」。

是說,我已經夠大到知道應該要尊重別人的隱私。
然而好奇心能殺死一隻貓。

據說貓有九命,連貓都殺的死了何況是人呢?

我不知道能怎麼辦。
而偏偏我是個很會胡思亂想的人。
頂級的麻煩。

下禮拜要面試。
我卻怎麼也沒準備好。
好討厭,我討厭這樣。

我討厭無力的自己。
我討厭什麼也做不到的自己。
我討厭別人什麼都對我隱瞞,特別是重要的人。
好討厭好討厭。

真的好討厭……
創作者介紹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