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
【公告】
歡迎光臨,我是夜秋。

加好友前,請入自介閱讀,三思而行OW<

如果有什麼想法想告訴我,匿名指教表單請走任意門
  • Nov 29 Sat 2008 21:47
  • 混亂

做自己。

老實說,好像很簡單也好像很難。
雖然之前有跟牛談到這個話題。
(那個時候又想藉機嗆他……)
→真是個壞心的人(笑)

哎哎,似乎還是很難對別人整個敞開心扉哪。
細數一下,高中的日子裡,沒幾個。
還是沒有?

嗯,要是他們知道了我老在唬爛他們,就算被剁成肉醬也不為過哦?
誰曉得。
故所謂「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不過,當別人稱美我的時候,實在不太習慣。
難不成要說:「太久沒被稱讚了所以覺得很奇怪?」
特別是被說可愛漂亮的時候(捂臉)(躲)

「我」,對別人來說很陌生吧?
對「我」,別人似乎也是?
曾經我跟Via這樣說過,但她說我多心了。
也許喔。(聳肩)

什麼樣的我,才是我要的我呢?

我想了好一段時間,卻沒個真正的答案。
有人說我不圓滑,太尖銳了。
有人說我不笑,很像在生氣。
有人說我孤僻。
有人說我太直接。

以往,我會反射性就丟一句話,附帶一抹微笑:「哈,我是夜啊。」
然而,誰管我有幾個人格?
那些人看到的,還是同一個我啊。
我背負的,我都預料到了。
沒想到這麼沉,這個重。

星期五那天回來,疲困交加,再加上牛凝重的神色,以及他所敘說的話。
像攔水壩上的小缺口,裂痕和蜘蛛網一樣的延伸,之後崩塌潰堤。
淚水留不盡,痛苦蔓延。
真糟糕。隔天眼睛腫的很。

算了,終於明白這個醋桶有多大了。
而也沒想到我自己也是。
→這是再多過幾個星期後的感想。

某天晚餐,我和妹聊到一件事。
「就,不喜歡看到他們兩個……。~”~」邊嚼嚼,邊說說。
「這就是妳的不對啦。」她回答,還搖搖食指。
「?」我還是撈著我的食物。
「做人要心胸寬大。」

= =+
妳的意思是說,把牛當作她家洗碗機、丟垃圾機器人,外加廚餘桶,我都得認了?!
噢,沒錯。
想當初我會喜歡他,實在是他對大姐太好了。
對我?說不定是覺得麻煩一個。
沒辦法,對大姐來說,那隻牛是萬能的。
可愛的小笨蛋。

啊,隨便。

下次,直接走掉好了。
下課,說去裝水就開始亂跑,敲鐘後一分鐘再回教室。
反正,只是不想看到嘛。
那我不要在現場不就得了?
多棒的一部唯美電影你看。嘖嘖。(攤手)

(話說回來,你喝就喝,不要喝了其他人的口水再來親我。)
→看到那個鐵罐有衝動甩你巴掌。

是嗎?我心胸不夠寬厚。
算了,我會努力去做。

只是,看不到不過是種麻木罷。
麻木久了,不也什麼都失去意義了?
哼。

坦誠,沒人給,我就不會願意讓人走進來。
卻有人反問我,不試著讓人敲門,怎曉得對方願不願意?
是嗎?接連好幾次了,我總是可以被隱瞞。
而後知道了又怎樣?
多冠冕堂皇的理由都可以掩飾,不是嗎?

試探不是壞事,但願意相信是種關係的建立。
不說,我不會知道。
說,有人只覺得麻煩。

是啊,麻煩。
何嘗你想過,如雪球一般,沒解決的問題已越滾越大?
對,還是隨便。
你和她都不說話了,我又可以說什麼?
別人都不懂,那我解釋再多不過是再浪費口水。
是吧?你也這樣想吧?

好久,沒掛上眼鏡。
微笑,最好的偽裝。

該再著起嗎?
一樣是騙人的生活,也不會有人知道我正欺騙。
這種欺騙的立意是:若你非真心對我,不要求他人敞心相待。
聽起來,很自私。

是啊,很想試著不這麼做,卻還是踏上這條路。

現在,我是誰?
我,是夜。
卻沒有天空的寬闊,只縮在屬於自己的角落。
我不知道我還是不是自己。

好累,好倦。

我好想要,只是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