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感覺很久沒更新了。
的確是這樣。
視線有點模糊,勉強還看的到。
真糟糕,太累了呢。
要好好補眠才行。

去一中街挑了兩條絲織的手鍊,一是給螺子當生日禮物,一是給牛。
話說那家店是外國人開的樣子呢。
看了好久,總算有比較喜歡的。
因為我不喜歡圓柱狀的,要是戴著而手腕壓在桌上,會不舒服。
牛的那個挑了很久,畢竟他膚色比較深。
暖色系似乎不太合他的格調。
東挑西揀的,終於找到了想要的。

老實說沒看螺子戴在手上,所以不曉得紅色適不適合他。
雖然他說喜歡紅色啦。
(事後還告訴我他不喜歡粉紅色OTL)←老兄,不仔細注意的話大抵是看不出來的。
牛的還不錯呢。
不過被說了幾句。囧rz
好啦我盡量省錢就是了。

後來我又去晃了一趟,想給自己找一條。
但說回我的飾品不少了。
清點起來戒指兩個,手鍊至少三條,項鍊四五條有,耳環似乎有五副吧?
= =a
即使是因為找不到喜歡的款式而作罷,但我得想想有什麼樣的場合能讓我把這些飾品穿戴上。

兩次模擬考的成績不是很滿意。
雖然是憑之前的印象硬著頭皮上,還是覺得很驚險。
至少在填校內推甄的名額時,不會太後面。
不過多採計了什麼自然學科能力,實在讓我炸到。
考的很差。
連考了一天半,體力其實透支的差不多了,下午還來個這不知道啥玩意。
算了(掀桌)

還是睡不好。
頭還是痛。
電風扇還是轉。
還是寂寞。

討厭,我討厭抱怨。
可是我還是會囉哩巴嗦。
討厭,我討厭自己。
討厭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很想去躲起來大哭大叫,可偏偏學校沒有這種地方。

若在晚上跑到操場去的話,別人會以為上演什麼驚聲尖叫之類的。
那可以幹麻?和牆壁玩搏擊?
好是好啦,問題是傷口不容易癒合,假使是關節處皮破肉綻的話。

嗯。
突然覺得,我不是我。
夜不是夜,秋不是秋。
那,我是誰?
好個死結似的謎底。
難為牛身邊有這樣怪異的人待著。

可能是空茫感有點嚴重吧。(滿地滾)
也可能是有點感冒的關係。
比較虛弱,比較擋不住來襲。

看起來倒像是藉口。(歪頭)

感覺,再度一篇沒有營養的日記。

頭髮長了,原來日子過了這麼久一段時間。
想剪掉,又怕東北季風吹來,後頸怕冷。
再等著留長還得花上幾個月。
暫時,打消念頭好了。

現在。努力讀書。
現在。努力睡好。
現在。想你。

創作者介紹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