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混亂=ㄦ=(←武帝標準表情符號)
不曉得發什麼神經,把電風扇拆了拿去洗,堆在被舖上的考卷書本全部搬開,把床墊拿去日光浴。
日子過的怪怪的。

沒你在身邊的時候,會胡亂想一些奇怪的事情。
最近的一次的談話中,你說你在裝傻。
是啊,有時像的連我也給瞞過去了。

趁著整理找出了一本有段時間甚少翻閱的書。
抓點空閒稍微看了幾章,有幾句話狠狠撕裂了未癒的心傷。

老實說,我不是那麼喜歡文藝小說。
頂多就看些特定作者的,其餘很厭惡。

「對你來說,不二並不是別人。」
(註:這是本同人小說。)

別人?
為什麼這麼犀利呢?
真的很痛,呢。

呵呵。
看到這句話,我想到的是在決定要去畢業旅行還是去高階領培營的時候。
你說,你不想去──因為,不想被別人鬧你和「你的」小笨蛋。
其實當下聽起來,真不是滋味。

是啊,你怕麻煩……

後來你決定去了。
可惜,第一個知道的人不是我。
原來我不是你的誰,而是別人哪……(掩面)

我可不可以小小地報復一下呢?

忘了你是不是也要英檢複試。
必須請假的星期六早上,我想一聲不吭地溜走。
什麼也不跟你說。
這樣的我,會很壞嗎?

或許我該裝笨了。
看的太清楚並非好事。
若要不能說,實在苛刻至極。
想繼續壓抑著,繼續矇騙自己。

裝瘋賣傻不是我的專長。
真要說,那可是央的拿手好戲啊。(笑)
不知道為什麼,真的很痛很痛。
嘖,有沒有什麼止痛劑可以服用呢?

算了,痛後的麻痺我很樂見。

明明都知道的事,卻不斷地重複。
明明想要看不見,眼淚卻失重地落。
明明可以假裝的,卻軟弱地連城牆都坍塌。

要如何禦敵呢?

記得有次,母親說:「眼淚是血。」
既是苦澀,也是破碎。

更記得,我不只一次對涵說。
「你連自己都顧不好,我怎麼可能把秋交給你呢?」
「盾的定義是什麼?若盾本身沒了守護的效用,怎麼稱作盾?」
「沒有保護自己的本事,也別奢求有能力保護別人了。盾都給擊破,遑論保護呢?」

那,保護了別人之後呢?
誰來保護那面盾?
痛,可是很痛的呀。

可惡,為什麼我一直笑啊?
誰叫我哭不出來。
呵呵。

好了,瞎扯一堆。
要去讀書。

然後。

開始假裝囉。(樂)
創作者介紹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