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了 忘記如何微笑
而當想起的時候 只會機械性地莞爾

總是試圖留住些什麼
朝虛空盈盈一握
緊緊攢著有無

不斷地追逐
一個空想的夢
再清楚不過 那是不可能實踐的失落

依然向前努力奔跑著
追著 夸父累了
我 也攤倒在地上

對月亮的嘲笑大聲吶喊
放棄





我很努力很用力地想抹滅在心底的身影。
我更努力更用力地不去想他。
可是我發現,徒勞無功。
好累。
我明白我很傻,也明白放手才是最好的方法。
還是很困難,至少是現在。
即使妳無法給我,我所想要的。
我還是會做夢,那殘缺的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秋 的頭像
夜秋

淚鄉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