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辦法解釋。
還是我又再一次的遮住自己的視界?
然後偷偷的自己流淚?

總是對一些人很憐愛。
即使我有個他。
仍然想對你們很好,讓自己非常的喜歡你們。
長不大似的,像個孩子般執著,手裡攢著可愛的充氣卡通氣球,不肯鬆開。

有時候,一個人。

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